「跡部,別撐了,回家休息吧。」忍足在一旁勸,「今天你別去部活了。」從早上就開始不舒服的跡部,還是堅持來了學校,但到了中午,不適不但沒消失還有加強的趨勢。

冰帝的部長,跡部景吾又是一連串不止的咳嗽,就算再不舒服,跡部還是有本事將自己看來華麗無比。

頭昏沉沉的,太陽穴附近的神經劇烈跳動,跡部不得不同意忍足的建議,「嗯,部活交給你了。」跡部掏出手機要自家的司機來接。

效率好到不行的司機在五分鐘後出現在冰帝學園的大門,跡部景吾上了車交代司機回家,突然想到今天是跟手塚見面的日子,雖然很不舒服,但兩個人常常忙到連見面時間都沒有,他可不打算讓小小的感冒打擾他們見面的機會。

掏出手機,跡部按出簡訊,兩個人的戀情還是秘密,全都因為手塚的一句不能影響青學正選,看了半天才寄了出去。

教室裡,手塚國光認真的看著筆記,手機上頭的燈閃了閃,青學帝王態若自然的用桌子當掩護,打開了手機查看臉上則是標準的101號神情。

不用看他也知道會在這種時候寄簡訊來,除了冰帝的華麗部長外,不會有人這麼光明正大的在上課中找他,只有那個目中無人的孔雀。

『部活結束後,本大爺家見。』

簡短的訊息,跡部的傲慢還是清晰的傳達了過來。

手塚的心思被引了開來,從第一次見面起,他就一直奇怪地球上為什麼會有跡部景吾這個生物,可以華麗自戀到這種程度,而且還能被眾人擁戴。

不過,認識久了,手塚不得不承認,跡部的確有那自戀的資格,跡部自戀但認真,華麗但真實,他符合了手塚交友的標準。

從亦敵亦友到朋友到...戀人,手塚始終不懂跡部的華麗美學,就像跡部從來不懂他的低調哲學,他們是怎麼走在一起的?

 

結束了部活,「呐,手塚,一起回家吧。」青學的天才不二周助笑咪咪的走了過來。

「抱歉,今天有事。」手塚禮貌十足的婉拒。

「要去醫院覆診嗎?」不二還是笑咪咪的和手塚往青學的大門走去。

「不是,有約。」手塚簡短的回答,臉上還是冰山神情。

「喔。」不二應了一聲,「那明天見。」不二往左轉。

「嗯。」手塚出了校門向右轉。

走了一段路後,手塚放任思緒,不二剛剛那聲回應似乎參雜了什麼,好像是在說他知道他要上哪去,不過不二一向如此,手塚並不是太擔心。

不公佈交往的訊息,不過是因為自己一向低調,更不希望正選們被這件事影響,並不是非不能公開。

來到跡部家,管家看到手塚,「手塚少爺,少爺在房裡。」

「謝謝,打擾了。」手塚保持一貫的好習慣,朝管家道謝點頭,往跡部的房間走去。

就在走廊中,手塚聽到房裡傳來的咳嗽聲,跡部生病了?難怪會改約在他家。

踏入房中,「手塚,你來啦?」華麗的國王床上,跡部用手臂掩蓋著眼,像是在掩飾不適,不需睜眼他也知道來人是手塚。

「嗯,感冒了?」手塚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問著床上的跡部。

「一點點。」跡部放下手,佈滿血絲的雙眼卻說著不同的答案。

手塚有些不解,那跡部是要他來做什麼的?「那你休息吧,我們改天再約。」說完,還真的打算就走。

「喂。」跡部伸手抓住手塚的手腕,「留下來陪本大爺。」真是無情呐,手塚還真的一點都不想他啊。

不認為跡部會缺人陪,隨便一招他家的女傭或樺地都會乖乖的陪他,看著那雙平時海藍深遂的眼眸變成現下的紅眼,手塚最後還是放下書包坐在光榮符合跡部美學的椅子上。

床上的跡部露出笑容,帶著有弧度的笑容閉上眼睡覺,手塚從書包裡拿出一本書專心的讀起,房裡的鐘滴答滴答的走著,跡部的房內蔓延著寧靜的氣氛。

兩個小時過去了,手塚闔上書,推了推落下的眼鏡,看了跡部一眼,沉睡中的跡部少了醒時的囂張自戀樣,多了一份孩子氣。

正打算留張紙條回家時,熟睡中的跡部眼睫毛動了動然後睜開了眼,正打算開口要喝水,一杯水已經湊到嘴邊。

微笑了一下,他們真有默契,跡部愉快的想。

手塚當然不知道跡部想喝水,只是想說感冒中的人多喝水比較好,剛巧遞上而已。

「你多休息,我該走了。」手塚開口說。

聽到手塚要走,「本大爺餓了。」

「我請管家幫你弄點吃的。」手塚說著便揹起了書包。

「管家和女傭放假了,這裡只剩我和你。」跡部笑的像是隻偷腥的貓。

手塚皺眉,想也知道是跡部的主意,正要開口說些什麼,跡部又咳了起來。

聽出跡部不是裝的,手塚帶點認命的口吻,「我去幫你弄點吃的。」再度放下書包,他離開了廚房。

「嗯,快去吧,本大爺期待著。」跡部大爺舒適的躺在大床上說,難得有獨占手塚的機會,當然順道遣走了大宅中的電燈泡們。

手塚走到了廚房,準備起跡部大爺的晚餐,他當然知道跡部習慣了西氏餐點,但是帶了點報復意味,他準備的是他熟悉的和式餐點。

說了也沒人相信,一向沉熟穩重的青學帝王也會做這種近乎惡作劇的舉動。

端著餐點上樓,正好看到穿著浴袍從浴室走出來的跡部,「給本大爺做了什麼?」

手塚將餐點放在桌上,「吃飯。」

「...」

跡部無言的望著已經坐下的手塚,「你是故意的。」平著他大爺的洞察力,他就是知道手塚是故意的,明知他吃不慣和式料理,還故意弄給他吃,而且還極為簡陋。

手塚仍是一派寫意,「我只會做和式料理。」茶色的眼眸裡藏著淡淡的惡作劇得逞的笑意。

言下之意是誰叫跡部要遣走管家他們,自作孽。

明知這是手塚的惡作劇,他卻不能反駁,誰叫是他要手塚做晚餐。

手塚拿起筷子,「我開動了。」

跡部也拿起筷子,兩個人安靜的用餐,突然跡部開口,「手塚,今晚住本大爺這,嗯啊?」

吃飽的手塚放下筷子,想是在考慮,「吶,就這麼決定吧。」跡部連考慮時間都不給,拿了手塚的手機在手塚面前晃著示意他快撥電話通知家裡。

本想拒絕的手塚,見著跡部期待的神情,最後還是接過電話,走到窗邊撥了通電話通知家裡人今晚不回去了。

將手機收起,一個轉身,果不期然的看到跡部愉悅的笑容...

 

完稿於2006/02/22

----------------------------------

噗~這是一篇歷史悠久的同人文(爆)~其實這也是某隻第一篇的同人文(害羞)~
現在回頭再看不知道為啥覺得很好笑XDD
多麼有紀念價值的一篇啊~(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