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很愛一個人,從他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你都能八九不離十的猜中他的心思。』

青學的天才,不二周助,很希望自己這次猜錯了,一向規律的手塚最近總會有不尋常的舉止,當然不是說冰山學會了大笑,那恐怕跟世界末日就是明天的機率一樣渺茫。

不二熊開始想像冰山大笑的模樣,笑咪咪的臉上多了一份頑皮,幻想過後的熊熊返回現實。

說到手塚,不二瞄了眼教室內屬於手塚的靠窗座位,空蕩蕩的,一向生活嚴謹規律到一成不變的他竟然會在午休時刻失蹤。

撲空的不二熊在教室前停頓三秒鐘,轉身繼續尋找冰山之旅,可惜熊熊在部社再度撲空,最後才在屋頂上找到青學的冰山帝王,手塚國光。

手塚安靜的坐在牆邊,背靠著鐵絲網,腿上駕著一台跟他個性極度不符合的筆記型電腦,上頭斗大用草書式刻出的A.K. 透露出和主人相同的華麗氣息。

ATOBE KEIGO...

除了冰帝的跡部景吾外,不做其他人想,不二帶著複雜的思緒來到手塚旁邊坐下,「呐,手塚,跡部的電腦為什麼是你在使用?」其實不二想問的是他和跡部到底是什麼關係。

專心處理部務的手塚沒有接收到不二酸酸的語氣,「寒假要和冰帝進行特訓。」簡短的回答一如說話者的俐落。

是因為這樣你們最近才走的這麼近嗎?不二很想問,到舌際的話最後還是吞了回去,不二頭一歪靠在手塚的肩上。

感受到肩上的壓力,手塚偏頭看了眼不二,隨即又將視線調回螢幕上。

鏘的一聲,屋頂的門又打了開來,進門的不是別人,正是華麗電腦的正統持有人,跡部景吾。

好不容易找到時間終於可以跟親親愛人見面,跡部的好心情被不二的存在徹底澆熄。

他那顆頭為什麼放在自家愛人的肩上,國光到底知不知道他是有夫之夫啊?!竟然還敢在他面前親親我我。

(小景,沒有啦,手塚很乖目不斜視的盯著螢幕啊...)

「跡部,你來啦?」不二熊黑心的揮著手。

跡部額上出現青筋,這個腹黑熊對他家的國光抱著什麼樣的黑心,憑他大爺的洞察力當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懶得理不二,跡部在手塚的另一邊坐下,還老實不客氣的打開了手塚的便當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不二熊不開心的看著跡部獨霸手塚的便當,於是熊熊拿出昨天特別準備的便當,裡面裝的可是手塚最愛的鰻魚茶泡飯。

「吶,手塚,啊。」熊熊挾起飯對手塚說。

跡部在一旁冷笑,心裡想著就連本大爺親手餵的手塚都不一定會吃了,更何況是你這隻腹黑熊。

沒料到的是冰山帝王竟然還真的張嘴讓不二熊餵!!

一方面當然是因為手塚也還沒吃,但是便當被跡部綁架他也吃不了。另個原因則是手塚的大半心思都在部務上,根本就沒注意餵食的人是跡部還是不二。

看到手塚吃下去的不二笑的很開心,跡部則是陰沉著臉,明明手塚的情人是他,為什麼不二熊看起來跟國光更親密?!

冷瞪著不二,他們倆人倒是很無視於他,難不成他們倆人每天都過著這種親暱生活?

在跡部滿腦子胡思亂想之際,不二和手塚還是甜甜蜜蜜的分吃一個便當,不二吃了幾口想喝水,一瓶礦泉水已經被手塚遞上。

兩個人的默契讓跡部看的更為光火,一個伸手跡部就想把不二從手塚的身上扒下來,誰知道,手還在半空中...

啪!

跡部不敢置信的瞪著手塚,他竟然敢打他。

面對跡部火花滿天飛的目光,手塚仍是一派的淡漠,他當然知道跡部想把不二拉開,不過...

「手塚國光!你竟然敢對本大爺動手。」跡部大為光火,華麗的化作一陣旋風多門而出。

手塚還沒開口,跡部早已大步離開,留下無奈的手塚,手塚揉揉有些僵硬酸痛的脖子,心裡不禁懷疑起跡部來的用意,原本約好一起吃午餐,順道把電腦還給跡部好讓跡部可以做最後的修改,現在跡部是吃了午餐,但他還沒,跡部也沒有把電腦拿走。

不二望了眼正在收拾東西的手塚,「手塚,不追不要緊嗎?」上課的鐘聲在背後響起。

手塚沒有正面回答,將收拾好的電腦和便當拎起,「不二,發燒不舒服的話,今天就別去練習了。」他邊交代邊回教室。

 不二愣了一下,原來手塚會拍掉跡部的手是因為知道他在不舒服啊,不二望著消失在樓梯間的身影,臉上漾起苦澀的微笑。

 將手掌貼在熱燙的額上,不二閉上眼...

 吶...手塚,這樣溫柔的你會讓我放不了手的...

 

 

跡部大爺生氣,倒楣的是誰?

 還會有誰,當然是冰帝網球社的,尤其又以正選們為最,繞著冰帝大到誇張的校園跑步,眾人再次感嘆學校的壯麗宏偉。

 陰沉著張臉的跡部,仍是帥氣的讓人移不開視線,雙手環胸的看著集體跑步的正選,大爺的心思卻已經飛到九霄外。

想他堂堂跡部大爺竟然淪落到這個地步,連個正名的身分都沒有,還得委屈的當個地下情夫。

當地下情夫就算了,他為什麼還得體貼那傢伙不想影響青學的想法,他根本就應該大聲宣佈手塚是他的,好個手塚,竟然把他逼到這個地步。

「侑士,跡部在生什麼氣?」向日邊跑邊問身兼搭檔和冰帝天才的忍足侑士。

還不就是跟情人吵架嘛,還能有什麼事呢?這種話忍足聰明的放在心裡沒有說,反正跡部也沒告訴他們任何人,想來是想當秘密了,「不知道。」忍足聳肩,不想在跡部生氣時再加油,不然倒楣的又是他。

單純的向日不疑有他,「連你都不知道啊。」那他們要跑到什麼時候?

鳳長太郎這時也加入話題,「忍足前輩,那跡部大概要氣多久?」他們好盤算未來幾天的日子。

忍足這時也意識到這個嚴重的問題,每天繞著冰帝跑,就算他們是正選也承受不了這樣的地獄。

分神的跡部可不表示他們的對話他都沒聽到,跡部此時轉頭看向他們,「正選再跑五十圈。」

五十圈?!正選全部垮了張臉,跡部太狠了啦!!想是這樣想,但是沒人敢挑戰跡部的權威,不然真的會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結束了部活,手塚來到冰帝,準備把電腦還給跡部,站在一旁看跡部還未結束練習,手塚安靜的沒打擾,直到他聽到跡部又叫正選們再跑五十圈,相較下平常讓青學正選們跑網球場五十圈似乎太鬆散了,冰帝的正選可是繞著冰帝校園跑。

知道短時間他們的訓練是不可能結束的,手塚只好走上前,「跡部。」

跡部回頭撇了眼來人,隨即又調開視線。

「跡部,電腦。」手塚遞過電腦。

跡部收下還是不說話,手塚看了跡部一會掉頭就走。

跡部更是怒火中燒,他還以為手塚是來合好的,原來不過只是來還電腦的,他該不會真的對不二動情了吧?!

甩甩頭,跡部強迫自己回社辦去辦公,做什麼都好過想那個渾蛋手塚和不二。

等到可憐的冰帝正選們跑完,太陽都快西落了,踏出校門口的忍足被一道夕陽下拉著長長的影子吸引了目光,這不是冰山帝王嗎?還在等跡部啊?

「跡部還在社辦,不會這麼早走,他很生氣哪。」忍足帶點埋怨的說,要不是他們搞不定彼此,他們這些可憐人怎麼可能會過這種地獄般的生活。

生氣?跡部在生氣,所以才不理他?

看到手塚一副茫然表情,若是平時,忍足會很高興有戲可看,可是事關未來幾天跑步的日子,他可不想每天跑一百圈。

手塚沒有追問忍足知道多少事,這個冰帝的天才跟不二一樣,低聲的道謝,手塚往社辦去。

揉著使用過度的雙眼,跡部正想起身開燈,燈卻已經亮了,放下手跡部睜眼想看是誰來了。

是他?他還沒回去啊?跡部看著手塚,心情好上了一點。

「跡部,你在生什麼氣?」手塚走到跡部身邊。

生什麼氣?打都被打了,還能生什麼氣?!跡部站起身走向窗邊,雙眼直盯著外頭,拒絕承認自己在忌妒不二可以天天陪在手塚身邊。

可是,不問清楚他又很不甘心,自欺欺人不是他跡部景吾的作風,「為什麼不讓我拉開不二?你怕他知道我們的事?」

跡部在氣這個?手塚望著跡部倔強的背影。

等不到手塚的回答,跡部正想轉身,突然被人從身後擁抱,「不二今天發燒不舒服,才會靠著我休息。」手塚將下巴擱在跡部的肩上。

背後的溫度是手塚胸膛的溫度,跡部心情突然平靜了下來,不過該問的還是要問,「為什麼邀不二一起用餐?」他可是很想過兩人世界,沒想到電燈泡這麼亮。

「我沒邀他。」手塚回答。

知道手塚不說謊,跡部信了,「哼,那你為什麼肯跟他分吃便當?本大爺餵的你就不屑。」

手塚鬆開了跡部,「你不是說你沒吃早餐?」一早跟跡部通電話時,跡部就在抱怨沒吃到早餐,所以才把便當留給他,不然他也不會跟不二分便當。

一絲訝異閃過跡部的眼中,搞了半天,那個便當是手塚特別留給他的,早知道就全部吃完了,跡部有些懊惱,一抬眼,對上了手塚還是面無表情的臉,但那茶褐色的眼裡藏了一抹笑意。

原來,跡部在吃醋,在忌妒不二啊。

知道心思被看穿了,跡部裝出惡煞樣,「敢笑本大爺,你不想活了,啊嗯?」伸手勾住手塚的脖子好藉以掩飾心事。

「景吾。」手塚難得的喚跡部的名,「回家吧。」

跡部心情大好的拿起背包揹上,在熄燈的前一秒,無意間瞄見站在門口等候的手塚微微上翹出弧度的嘴角...

 

 

完稿於2006/02/24

----------------------------------------

同樣是歷史悠久的作品~~~
那時候塚跡文稀少的可憐(現在依然)~不過跡塚文就比較多了些XD
雖說標明塚跡~但是前半段怎麼看都是跡塚啊...
大概是那時看跡塚文被影響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