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的冬天很冷,街燈下有個穿著正式西裝的鐵灰色頭髮的男子,眼下的那顆淚痣在燈光下顯得妖艷,男子漂亮出眾的臉龐也被照亮。

今年的冬天真冷,赫赫有名的跡部景吾總裁站在街燈下,感到嘴唇的乾澀他抿抿唇,意識到自己的舉動,他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的事。

那時正值秋末,下午的部活,忍足跟跡部剛對打結束,看著正在喝水的跡部,忍足突然發現跡部嘴唇乾裂,「小景,你的嘴唇太乾了。」

跡部回過頭,聽到忍足的話下意識的舔舔唇,忍足差點發出一陣狼嚎撲上去,不過這樣會被小景亂拳打死吧?!

從口袋裡摸出護脣膏,「這樣不會好,小景,擦點護脣膏。」忍足伸出右手,手心上躺著一枝紫色的護脣膏。

跡部厭惡的看了一眼,「本大爺不用這種東西。」又不是女孩子,說完就轉過身去。

「小景,嘴唇裂開會很痛,我會心疼欸。」忍足繞到跡部面前。

跡部皺著眉,「本大爺說了不用。」寧願痛也不肯擦。

難不成小景嫌棄他的護脣膏?!他還沒用過欸,忍足不禁哀怨的想,不過也有可能是小景不喜歡葡萄,「小景,你不喜歡葡萄口味的嗎?」

這隻狼是聽不懂人話還是怎樣,「本大爺不用那種女人用的口紅。」天生麗質的他哪裡需要這種東西。

原來如此啊,忍足趁著跡部不注意的時候將護脣膏抹在自己的唇上,「景吾。」忍足忽然正經的喚著愛人。

跡部回過頭,忍足一個跨步就將唇貼了上去。

這隻色狼發情也看下地點好不好,身邊的正選們個個很有風度的轉頭當作沒看到,不然部長發飆遭殃的又是他們。

吻了半晌,這隻狼今天竟然沒把舌頭伸出來,該不會是轉性了嗎?跡部不專心的想,感到唇上異於平常的感觸,跡部這才反應過來這傢伙竟然把護脣膏抹在他嘴上。

鬆開愛人,忍足這才笑嘻嘻的說:「小景,怎樣?侑士牌的護脣膏。」

瞪了眼忍足,「白痴。」話是這樣說,但是跡部一直沒有伸手抹掉唇上的脣膏。

注意到這點的忍足偷偷笑在心底不敢讓跡部知道,「小景,以後由我當你的護脣膏哪?」

跡部回了句神經病,轉身就往更衣室走,走沒幾步又停住步伐扔下一句隨便你。

忍足馬上樂的跟上跡部纏著跡部,一如每天的部活。

不遠處的鳳還隱隱約約聽到,『那就這樣說定了喔,小景的護脣膏是我...』

 

「小景,你等很久了嗎?真抱歉,手術拖了一陣子,先上來吧,我馬上就好。」還穿著醫生白袍的忍足匆匆走來。

一碰到跡部冰冷的手不由得一陣心疼,用自己手心的溫度溫暖愛人的手。

「敢讓本大爺等你,啊嗯?」讓忍足拖著進了醫院。

「對不起啊,手術中途出了點狀況才會拖了這麼久,小景等很久了?」忍足領著跡部來到他的辦公室。

「哼,一秒鐘本大爺都嫌久。」跡部回答,臉上卻沒有任何不耐,坐在沙發上看著忍足在病歷表上塗寫著。

不到十五分鐘,忍足脫下白袍,「小景,好了,我們可以走了。」套上西裝外套,忍足對沙發上的跡部說。

「嗯。」跡部站起身整了整西裝,和忍足一前一後的走出了醫院。

外頭的冷風吹來,跡部感到唇上的乾澀,伸舌潤濕了嘴唇。

「小景。」忍足出聲喚走在前面的愛人,一等跡部轉頭,他精準的吻住跡部。

一如當年的那個吻,忍足只是將他自己唇上的護脣膏轉送到跡部的唇上,一吻結束,忍足親暱的握緊跡部的手,「小景不可以忘了喔,我是你專用的護脣膏。」

他還記得啊,「這次又是什麼口味?」跡部隨口問。

「檸檬,小景喜歡嗎?」忍足笑著回答。

「還可以。」

街上的路燈將兩個人並肩的影子拉的長長的,兩個人的耳邊彷彿傳來當年的戲語。

那就這樣說定了喔,小景的護脣膏是我...

神經病...

 隨便你啦...

 

 

完稿於2006/02/27

-------------------------------------------

第一篇忍跡文。
糖罐打翻XD
甜到鬧牙疼啊~~(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