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 熬到深夜

 手機 緊握徬徨 每天 探索著

 I change my lifestyle.....』

清晨三點,手塚國光還清醒著,一向早睡早起生活嚴謹的他今天意外的脫軌,原因無他,因為寂寞。

不認識的人,不熟悉的環境,陌生的語言,被強迫改變的生活習慣,就算堅強如手塚,也難逃寂寞的侵襲,倒了杯茶,手塚打開電腦上網,然而這個時間,日本已經是早上十一點了,當然也不會有人在線上。

趕得上全國大賽嗎?手塚在接受一個月的治療後開始懷疑,他並不認為自己的傷有恢復多少,逐漸感到焦躁,他想站在球場上奔馳,他想再感受盡情揮拍的快樂,焦躁不安無法排除,在這裡的他只有他自己,沒有可以依賴的人。

他想念日本,想念熟悉的世界,想念那裡的一切,尤其是想念那個總是帶著華麗囂張笑容的跡部,他忽然很想見跡部,但是任性從來不會出現在手塚身上,負責認真的手塚同時也很體貼,不會因為寂寞而去打擾跡部,跡部有他自己的生活。

手機還是放在身旁,明知道這個時間不會有人打電話來,可是他還是忍不住的將手機放在隨手可及的地方。

注意力無法集中,手塚乾脆的關了電腦,躺平在床上卻怎麼也無法入睡,左手緊握著手機,手機是他出發前跡部給的,說是要保持聯絡用的,跡部說隨時都可以打給他。

看著手機螢幕,手塚移動著光標到跡部名字所在的欄位,這時的跡部應該在上課,按著簡訊,手塚猶豫了下,最後才按下確定發送。

 

『我想要知道 你悲傷的理由...』

跡部感到口袋裡的手機在震動,這個時候誰會找他?雖然是在課堂中,跡部還是態度自然的掏出手機,台上的老師看到是跡部也只能裝作沒看到,誰叫跡部擅長所有科目。

嗯?短訊?跡部開啟短訊信箱,裡面只寫了晚安兩個字,是手塚寄來的。

在心裡換算了下時間,這麼晚了手塚還沒睡?他不是一向都很早睡嗎?還有這意義不明的晚安是怎樣?跡部皺著眉,擔心起遠在世界另一邊的手塚。

真是個會讓人擔心的傢伙,什麼事都不說,好事不說,壞事更是埋在心底,彆扭又不坦率的傢伙。

跡部變得坐立難安,手塚是怎麼了?時間突然過的很緩慢,死瞪著牆上的時鐘,跡部巴不得讓時間過得快些,秒針卻仍舊是用著相同的速度移動著,最後按耐不住的跡部乾脆的拿著手機走人。

台上的老師則是在心中抱怨,跡部同學,就算我的課很無聊,你也不需要一點面子都不留的說走就走...

翹課到樓頂,跡部馬上撥了長途電話,電話響了幾聲,就在跡部以為手塚也許已經睡了的時候,電話忽然被接通了。

「喂。」

聲音還很清楚,看來是還沒睡了,「這麼晚了還不睡?」

「跡部?你不用上課?」手塚有點訝異的問。

跡部沉默,忘了優等生的手塚從來不翹課不缺席不早退,就算用擔心他當理由也不會被手塚接受的。

「回去上課。」想到跡部是翹了課,手塚嚴厲的說。

跡部哼了聲,「翹都翹掉了,回去做什麼?倒是你,真的沒事?」少上一堂課也不會怎樣。

任性跟他扯不上關係,但是跡部根本就是任性的代名詞,早知道不該傳簡訊給他的。

「手塚?」跡部擔心的喚,因為手塚的沉默。

「沒事,我很好。」手塚簡短的回答。

很好?跡部挑眉,臉上盡是懷疑,「手塚,發生什麼事了?」想知道他心情不好的理由。

「什麼都沒有。」手塚堅持的說,聲音裡卻有些不耐,只顧著催促跡部回去上課。

手塚會不耐煩?「你再不告訴本大爺,信不信本大爺搭下個班機到德國。」手塚一連串的反常讓跡部的擔心情緒直線上升。

「都說了沒事。」手塚有些軟化的重複,聽到跡部哼了一聲,「只是睡不著而已。」手塚隨口胡謅,只想打消跡部想來德國的念頭。

 

『為我擔心 那樣的表情 我不想再看到』

嗯,「為什麼睡不著?」跡部繼續問,「有心事?」

「跡部,我沒事。」手塚再度重申,真是疑心病重的傢伙,雖然他的擔心很受用,「我要睡了,你快點回去上課。」還是不該讓跡部為他擔心,手塚有點自責。

嘖,「真是沒良心啊,本大爺特地打電話給你,你卻這麼冷淡~」還想再多聊一會,跡部無聊的抱怨。

手塚無奈的嘆氣,「等你下課再打來。」有點妥協的意味。

「嗯,今天會很忙可能沒空再打給你,你還是早點睡吧。」跡部解釋,嘖,難得手塚同意讓他打電話,每次打給手塚,他總是說電話費太貴,說不到幾句就掛了,錢嘛,他大爺多的是,真不知道手塚是怎麼想的。

「嗯。」手塚單調的應了聲,心裡的失落使得漂亮的茶色雙眸黯了下來。

「國光?」跡部親暱的喚。

手塚沒有回答,等著跡部繼續,「Gute Nacht。」

手塚愣了下,跡部的德語果然說的很漂亮,「再見。」手塚用著標準的日語說,然後掛了電話。

真是沒情調的傢伙,跡部收起了手機,雖然手塚堅持沒事,但是跡部還是很擔心,誰叫手塚反常的這麼徹底。

「好甜蜜啊。」低聲線的聲音傳來,跡部這才發現樓頂不只他一人,轉過頭看去,原來是忍足。

「好好的不去上課,你還真是悠閒。」跡部背靠著鐵絲網看著悠哉悠哉樣的忍足。

忍足乾笑了幾聲,「今天天氣好,適合曬太陽。手塚怎麼了嗎?」忍足聰明的轉移話題。

「沒什麼。」跡部聳肩,「只是有點反常。」

萬年冰山會反常?意思是指冰山溶化了嗎?那更不可能吧,「會反常通常是因為心情不好吧?」

跡部賞了個白眼,廢話,他也知道,但是手塚又不告訴他為什麼心情不好,治療出了什麼事嗎?

「總不會是寂寞吧?」忍足像是自言自語的說,不太可能吧,冰山欸。

寂寞?!手塚?!會是這樣嗎?跡部知道就算問了,手塚也不會承認,「本大爺先走了。」還是去一趟好了,雖然一定會被手塚罵。

聽出跡部是要去德國,忍足微笑的揮手送走跡部,跡部不在今天的部活可以偷懶,今天果然是個適合偷懶的好日子。

「忍足,部活照舊,本大爺會跟監督報告。」跡部不遠處傳來的一句話粉碎忍足的歪念。

唉.....

 

 

備註:Gute Nacht=晚安

To be continued...
完稿於2006/03/22

----------------

簡單來說是由手塚和跡部的歌拼湊而成的故事(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