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戀四年,跡部在正式交往四年後想到他大爺...從來沒幫身為戀人的忍足侑士慶祝過生日,即使兩個人的生日只差不到兩個星期。

於是,跡部決定今年該好好盡一下戀人的義務,幫忍足過個華麗的生日。

每年,忍足都會別出心裁的替他準備生日,而他只要等著被忍足伺候就好,直到從前冰帝的正選們提醒說他們倆個人的戀情總是忍足一個人在付出,他大爺只是坐享其成。

聽到這話時,跡部心裡想的是那是因為你們沒看到光是餵飽那隻狼的無底洞胃口就已經耗費掉他所有精力了。

跡部當然也知道在外人眼裡看來一向是忍足在照料他的生活,但是不知道那隻關西狼知不知道他大爺肯讓他照料是因為認定他了。

高傲如他怎麼可能開的了口跟那隻狼表白,他也不是那種會對戀人噓寒問暖的類型,讓他做這些事不如直接要了他的命算了,他是個不坦率的戀人,總結,他根本不是當戀人的料。

時針走向十點,跡部看著滿桌已經冷掉的飯菜不禁想那隻關西狼是跑到哪去了?虧他大爺還特地讓人做了他喜歡的西班牙料理。

半躺在沙發上,跡部想到平時忍足那傢伙也是這樣在等他回來嗎?一個人等待好無聊,真虧那隻狼有耐心天天等他回來。

滴答滴答的秒針規律的走著,跡部從口袋裡拿出兩張電影的首映會的門票,看來是去不成了...

掏出手機,沒有未接來電的顯示,這麼晚了那隻關西狼是跑到哪去了?該不會真的像向日說的生氣了吧?他大爺每年都沒幫他慶祝,也沒見忍足生氣過,沒道理今年會莫名其妙的生氣。

跡部隨著時間的流逝顯得心浮氣躁,難得他打算陪忍足那傢伙過生日,那傢伙居然放他鴿子,雖然他們沒有約。

聽著外面不停的雨聲,那隻笨狼不知道有沒有帶傘出門,這時,大門那邊傳來了鑰匙碰撞的聲音,隨即大門被打了開來。

被雨淋的一身濕的忍足懷裡捧著不知名的物體進來,跡部看到他,「你抱著的那個是什麼東西,啊嗯?」

「被人丟棄的可憐小狗。」忍足笑著回答,身上還在滴水,藍色的髮絲貼在臉上,看起來有些狼狽,「小景,我先幫小狗沖個澡去。」忍足快步的走進一樓的浴室。

沒有忽略忍足臉上的疲憊,那個笨蛋,就為了一隻小狗搞到這麼晚才回來?!白白浪費他的苦心,瞄了眼廚房,算了,懶得理那笨蛋了,跡部從沙發上起身上樓。

幫小狗和自己沖了個舒服的熱水澡,忍足抱著懷裡的小狗來到廚房覓食,走進廚房發現桌上滿滿的飯菜,忍足有些訝異,小景從來不會幫他留晚餐的啊,而且這些菜看起來一點都沒動過。

注意到餐桌上的花瓶上夾了一張小卡片,忍足空出一隻手抽起卡片,卡片上的漂亮華麗字跡一看就知道是出自跡部之手。

              生日快樂

短短的四個字,忍足帥氣的臉上漾著大大的笑容,小景果然很愛他啊,他都差點忘了今天是他自己的生日。

替小狗倒了一碗牛奶,忍足也坐下來吃起了跡部特地為他準備的愛心晚餐,愛心晚餐很甜哪...

吃飽後,忍足才想到小景該不會一直在等他吧?看著桌上被他清空的碗盤,忍足在想小景一定生氣了吧?等了他這麼久...

其實今天在路上遇到這隻全身是傷又被雨淋的小狗,他於心不忍抱著小狗去獸醫那裡,誰知道醫院都關了門,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這隻小狗才撿回了一命,本來想打電話通知小景一聲,誰知道手機浸水宣告報銷。

無奈的看了眼喝牛奶喝的很舒服的小狗,都是牠害的,要是小景不理他,都是小狗害的...

唉,忍足站起身準備上樓跟戀人好好道歉,浪費掉了小景的一番心意,好不容易小景終於肯幫他慶祝生日...

經過客廳時,忍足發現客廳上的兩張白色的紙,那看起來像是電影票,忍足彎下身拿起桌上的目標物,他猜的沒錯...

那是他之前一直很期待上映的浪漫電影的首映會的門票,小景替他買來了啊,看了下時間是今天晚上九點半的那場,現在都十一點了,忍足嘆氣,心裡雖然覺得錯過電影很可惜,可是更多的是浪費小景苦心的懊悔。

走上了樓梯,進入兩人的臥房,雖然房裡的燈還亮著,可是跡部已經側躺在床上背對著忍足。

唉~果然在生氣嗎?

聽到忍足進房的聲音,跡部動也沒動,明明他應該很生氣忍足竟然害他白費苦心,可是他卻一點都氣不起來,也許是因為今天體驗到忍足平時等他的心情。

「小景,你睡了嗎?」忍足坐到床上。

跡部翻身從浴袍的口袋裡拿出一個長型的盒子扔給了忍足,在跡部的眼神示意下,忍足打開了盒子,裡面裝的是一副新眼鏡,和他現在這副的造型差不多,但是一看就知道堅固耐用高貴華麗多了,忍足愉悅的看著表情不自然的跡部,「謝謝小景。」

「嗯。」跡部應了聲,注意到外面的雨停了,他關了燈,房裡突然一片漆黑,就著月光,跡部坐起身摘掉了忍足鼻樑上架著的眼鏡,難得主動的吻了上去。

被吻的很突然的忍足,伸手摟住跡部的腰,小景今天怎麼這麼主動?

「景吾?」被撩撥起的情慾,忍足用著比平時更低沉的嗓音喚著戀人。

「你的生日禮物。」跡部有些彆扭的解釋,順著忍足的頸項吻了下去,雙手也有些不自然的解著忍足睡衣上的鈕扣。

注意到跡部的不自然,忍足握住了跡部的雙手,「小景,這樣就好了。」

跡部不解的停下抬頭看忍足,「你嫌棄本大爺的服務,啊嗯?」難得他大爺主動服侍他,忍足竟然還敢嫌東嫌西?

忍足微笑的搖頭,拉著跡部躺下,讓跡部的頭靠在他的肩窩,「小景你看。」忍足示意跡部看看夜空。

透過房裡加蓋的天窗,跡部看到雨後的夜空上綴滿了閃亮的星星,「對不起,小景,今天沒能準時吃到你今天特地準備的晚餐。」忍足說完吻了一下跡部華麗的秀髮,「對不起,小景,今天沒能帶你去看電影。」語畢,忍足又吻了跡部一下。

「不過,這樣也很浪漫,不是嗎?」忍足笑著說,「我不是只喜歡跟小景,咳,滾床單,不管是一起做什麼,只要能跟小景在一起,我都很喜歡。」忍足又再免費的送了個吻,「所以,小景不需要勉強來服侍我,我想要的東西,小景已經給了,這樣已經很足夠了,因為我最喜歡小景了♥」

跡部愣了一陣,「嗯。」閉上了漂亮的眼眸,跡部用一種華麗卻不失溫柔的嗓音回答,「本大爺也是。」

忍足微笑,小景也是喜歡他的,小景好難得坦率的承認呢,雖然沒有說我喜歡你,可是這樣已經很足夠了,小景的心在他身上呢♥

看著就躺在離他不到五公分距離的跡部,忍足在心裡許願,小景,明年的生日也要一起過喔~

忍足一臉幸福的凝視著跡部,再次偷吻了跡部一下。

おやすみ,僕の恋人...
(晚安了,我的戀人...)





END
-------------------------------------------------------------------
我要為小景和小忍平反!!(笑)其實因為每次提到我的忍跡文,朋友就說好像在看虐待狂(小景)跟被虐狂(小忍)的故事,雖然我一點都不這麼覺得!朋友都比較喜歡小忍,所以幫小忍抱不平(←明明小景也很可愛的說),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這篇文誕生啦!(笑)歡迎各位到會客室討論我有沒有平反成功(笑)

喔,這篇文章的名字是來自置鮎san(←手塚部長的聲優)的Radio show(君へ、おやすみ)。點頭點頭,我一直覺得部長的聲音很適合晚上聽(←這跟我的文有什麼關係?好,沒關係,汗)。沒有啦,只是交代一下名字的由來,我是個很不會取名的人,所以啊,大部分的文的名稱都來自網王的歌曲,笑。

其實,昨天算了算,忍跡大概只佔了全部文章裡的三分之一,剩下的全是雙部長欸,沒辦法,本來要給忍跡用的點子,不知怎的常常會被半途殺出的雙部長搶走,所以小忍,不能怪我...

以上全篇是從鮮網那裡搬來的,包括後記。
完稿於04/26/20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