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賭輸了的結果是跡部下班後被忍足帶到了所謂的Gay Bar,第一次來的跡部坐在吧台前,手裡握著玻璃杯,「結果呢?你帶本大爺來是做什麼的,啊嗯?」

酒吧算是高級的Gay Bar,沒有會員證還進不來,酒吧裡的裝飾都走豪華風格,看的出來是經過精心設計。

忍足從跡部的杯子裡抽走了櫻桃,將櫻桃送進嘴裡,忍足突然露出邪邪的笑容,跡部馬上反應過來,這隻關西狼又想...

來不及退開忍足已經堵住了跡部的嘴,熟練的敲開了跡部的牙關,兩個人一起分享一顆小小的櫻桃,櫻桃在兩個人的吻中已經被分食掉,剩下籽而已。

等到兩人吻完時,忍足帥氣的吐出口中的櫻桃籽,一臉邪笑的看著跡部,跡部瞪了他一眼,標準的發情不看地點,雖然兩個人的舉動在酒吧裡屬於稀鬆平常。

不理會跡部怪罪的眼神,忍足笑著將手中的那個櫻桃梗放進了口中,隨便在口中動了幾下後吐了出來,吐出來的梗漂亮的打了個結,「小景,你看,聽說可以把梗打結的人接吻技術很好喔。」

跡部喝了口酒,「本大爺一點都不懷疑你這隻關西色狼接吻的能力。」還有床上的實力...

「真的嗎♥」忍足一臉竊喜,「小景很滿意我的能力嗎?」

跡部抽動了下嘴角,這個自戀狂,「本大爺巴不得你的能力低一點。」

忍足笑的很開心,「小景,你要不要試試看?」從他自己的酒杯裡拿出櫻桃。

跡部接受了挑戰,將櫻桃梗送進了嘴中,用舌頭試著將梗打個結,跡部的眉頭皺緊,五分鐘過去了,跡部還是沒能打上結。

看著戀人因為這種小事而認真的表情,忍足在一旁笑的很奸詐,「小景,我教你吧。」忍足再次堵住跡部的嘴,還大膽將舌頭伸進了跡部的嘴裡,兩人溫熱的舌和櫻桃梗糾纏著。

最後,忍足鬆開了跡部,順道從嘴中取出被打了結的梗,「你看,小景,很漂亮的結。」

「哼。」跡部哼了聲,「這種事本大爺自己來也行。」

「當然,小景最棒了。」忍足仍是一臉痞痞的壞笑。

跡部轉過頭,懶得理這隻關西色狼,「你叫本大爺來就為了這個?」

「當然不是。」忍足馬上說,「啊,來了。」

燈光突然暗了,一個高俊的身影從布幕後出現,一道光打在穿著西裝的白髮男子身上。

跡部注意到台上那個身影,那不是鳳長太郎嗎?好久沒見到了,自從大學後就沒聯絡了,這隻狼是怎麼找到他的?

鳳在台上鞠躬,在演奏式鋼琴前坐下,優雅的琴聲在鳳靈巧的手指下溢出,活潑、洋溢、婉轉如清流,一連串不同風格的音樂在鳳出色的表演下完美的連接起來。

從中學起就跡部就知道鳳有很不錯的音樂資質,那時鳳也常常請跡部評比他的演奏,幾年不見鳳倒是進步了很多。

演奏完後,鳳在鋼琴前對觀眾鞠躬,跡部發現第一個獻花的男子是冥戶亮,他們倆個也還在一起?

忍足拉著跡部往後台走,「小景很訝異他們還在一起?」

有什麼好稀奇的,「本大爺都還跟你在一起,他們在一起有什麼好意外。」跡部被忍足拖著走。

忍足笑著點頭,沒錯,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不是時間可以改變的,那個東西,叫做愛情...






END
-----------------------------------------------------------
這篇文的起源來自於一時無聊跟朋友對話的結果,就是能不能用舌頭把櫻桃梗打結,這種事當然是讓小忍來做啦(笑),打完了後發現字數不夠,於是又加了一段鳳冥...

大家看到最後是不是有點不知所謂??(笑),其實我本來想貼米大的指定文可是我還在考慮要不要重寫...所以沒貼...

昨天超忙的,發生了一堆事,唉~忙到我今天早上睡過頭,八點的課,我八點四十五分才珊珊來遲(←我遲到為什麼不能像部長一樣很帥的進教室?!汗)

今天也會很忙...明天更新嗎?可能,不過時間不定...哈哈

會客室喔!記得去逛逛...

就這樣啦,明天見...大概吧...

以上從鮮網照搬過來的,後記也是當年的。
完稿於04/29/20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