跡部無聊的趴在大床上,一個人還真無聊,都怪那隻關西狼,沒事回去關西做什麼,害得他大爺無聊的沒事做。

去打球?剛剛才從部活回來的...

去看音樂劇?最近沒什麼能挑起他興趣的音樂劇...

把玩著手機,要不要給那隻關西狼打個電話呢?

哼,憑什麼他要主動打電話給那個關西狼,這樣不就表示他大爺在想他了嗎,那隻關西狼也不會打通電話來,可惡...

手機這時忽然響了起來,跡部的眼神一亮,卻在看到來電顯示時黯下,不是關西狼啊,「跡部。」報上自家姓名,跡部等著青學那座冰山回答。

「跡部,是手塚,現在有空嗎?」手塚透過手機問。

啊嗯?「有啊,幹嘛?」難得冰山會主動找他,跡部不禁有些好奇原因。

「十五分鐘後見。」手塚掛掉了電話。

這是在搞什麼?冰山沒事邀他出門做什麼?難不成來炫燿他跟不二天天黏在一起不成,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這全都是那隻死關西狼的錯...



十五分鐘後,手塚穿著便服出現在跡部家的大門口,跡部倒是很意外手塚形影不離的愛人不二沒有跟來。

「不二呢?」不二會讓手塚一個人來見他?這倒是很稀奇,不要看那隻熊總是笑咪咪的,任何踏進手塚身邊方圓十里的人都要先通過把關的熊,而他大爺是不二熊黑名單上的榜首。

「在家。」想到那個在家生悶氣的小熊,手塚有些無奈,要不是受忍足所託替他關照一下跡部,手塚也不會放小熊一個人,要是帶上小熊一起來,一定又是跟跡部吵起來,還是把這兩個人分開來會好點,忍足不在他不想一個人同時應付這兩個難纏的人。

兩個人沉靜的走在街上,從背後望去是意外的和諧,幾乎同樣的身高,兩個人的外貌氣質又出眾,怎麼看都很適合當一對,街上的人在經過這兩人身邊時都會不由自主的多看一眼。

不二站在離兩人有段距離的後方,不滿的想,說不讓他跟,他偏要跟...

來到兩個人都常來的咖啡館,跡部忽然壞心的笑了,一個側身站到了手塚的面前,然後在手塚的耳邊說了句話。

這樣的舉動從後方不二的視線看去根本就是在調情,手塚騙人,說什麼是忍足交代的,根本就是來私會的...

嗯?「手塚,你猜不二要等多久才會現身?」視力好的沒話說的跡部,早早就發現了不二的存在,跡部繼續跟手塚搞曖昧硬是要逼出那個躲在街角的不二。

「現在。」雖然手塚這時背對著他家小熊站的位置,不過不二會採取的舉動他一猜即中。

果然暗耐不住的不二跑到了兩個人的面前,一看手塚那無可奈何的模樣還有跡部一臉奸詐的笑容,不二也知道自己上當了。

手塚脫下外套,「不都跟你說了,感冒就待在家裡。」真是隻不聽話的小熊。

看著不二熊穿上手塚的外套,跡部不禁想起遠在關西的忍足,那隻關西狼打死也不會做這種把外套讓給他的事,最多就是扯開衣服說體溫最溫暖...

三個人走進了咖啡店坐下,不意外的引來了不少目光,三個翩翩美少年聚集一堂的這種畫面可不是天天都有的,尤其是當三個人都是屬於不同風格的帥哥。

替自家的熊點了杯熱可可,手塚跟跡部各自點了一杯藍山咖啡,看不二拿出了手機,跡部好奇的湊了過去。

手機蓋上貼著不二跟手塚的大頭貼,沒想到冰山也會去照這種東西,不二打開手機,螢幕上也是手塚跟不二的合照...

「手塚,你的手機借本大爺一下。」跡部看向坐在他對面的冰山。

手塚二話不說的將手機交給了跡部,這下反倒是不二湊了過來,跡部觀察了下手機的正反面,果然什麼都沒有,打開了螢幕,背景是不二的照片,跡部皺著眉。

不二像是知道了什麼的竊笑,從跡部外套的口袋拿出跡部的手機,好奇的想知道跡部的手機螢幕背景,一打開,不二還真的覺得當有錢人真是不簡單。

跡部的手機是直接連線的,背景是最新最快的...股市行情...

不二在一瞬間覺得忍足真是可憐,玩著跡部的手機,跡部的手機可是最新型號的限量版,「跡部,你的手機裡都沒有小忍的照片欸。」

跡部同樣的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本大爺才不需要那種東西。」身為戀人卻沒有對方的照片...

不二竊笑,知道跡部口是心非,「你這樣不行啦,我上次看到小忍的手機背景是你睡著的模樣喔。」

是這樣嗎?跡部從來沒想過要去看忍足的手機,反正一天至少十六小時忍足都是跟他在一起,想來那隻關西狼也不敢做出對不起他大爺的事。

「跡部,你都不想小忍嗎?這樣小忍好可憐。」不二說的煞有其事,等忍足回來他可要好好跟他敲一頓才行,他可是在幫忙促進他跟跡部的感情。

想他有什麼用?「哼,他巴不得我不要找他吧。」連個電話也不會打,那隻關西狼是樂不思蜀了吧。

手塚喝了口咖啡,這兩個人非得這麼孩子氣嗎?「忍足昨天打給我了。」

什麼?「他打給你做什麼?」跡部沒好氣的問。

看了跡部一眼,「怕你無聊。」所以他才會約跡部出來。

算那隻關西色狼還有點良心,只是怕他無聊幹嘛不直接打給他大爺,打給手塚做什麼?

「他打了,你沒接,他想你可能在生氣。」手塚在跡部問之前就先回答了,不二熊在一旁高興的吃著草莓蛋糕,暫時沒時間理這兩人。

拿著自己的手機檢查著昨晚的未接來電,二十幾通的未接來電裡,他還真的找到了忍足的來電顯示。

錯過了啊...真是的,那傢伙就不會再試幾次嗎?

真是沒毅力...





幾天後的部活,忍足一臉笑容燦爛的出現在跡部面前,「小景~我好想你~」然後就是一個飛撲。

冰帝的眾人等著看他們的部長會怎樣趕狼,沒想到跡部竟然什麼都沒做。

「你還知道要回來,啊嗯?」哼了一聲,「不是玩的很高興嗎?乾脆不要回來算了。」跡部不滿的抱怨

忍足難得在大家面前抱到跡部,當然是不肯鬆開狼爪,「可是關西沒有小景啊~」就是這個倔強的個性,他好想念小景啊。

要怎麼開口跟忍足要張照片?跡部陷入思考狀態,直接跟這隻關西狼要,他一定會樂得飛上天,再不然可能扒光衣服讓他拍裸照,他一點都不想要關西狼沒品的裸照...

「小景?」忍足發現自家懷裡的戀人已經出神到外太空去了,「不舒服嗎?」忍足藍色的眼眸裡藏著擔心。

「啊嗯?幹嘛?」跡部邁開步伐,「還不去換衣服,部活時間還敢遲到。」拿著球拍跡部直接走進了網球場。

短短十五分鐘結束了跟日吉的對戰,跡部轉頭看了眼另個球場上正在進行的雙打比賽,還是偷拍好了...

拿出了手機,跡部對準了忍足的位置按下按鍵,只是在打球的忍足怎麼可能會乖乖的站在原地不動,手機螢幕只顯示出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刪除掉模糊不堪的照片,跡部決定再試一次,這次拍到的是忍足正在揮拍的動作,藍色的髮絲擋住了帥氣的臉龐...

跡部很想叫那隻關西狼不要動,可是這樣他的用意就會被揭發,哼了一聲,跡部收起了手機,偷拍在部活時是行不通的...

但是其他的時間,忍足都跟他黏在一起,想偷拍只怕也沒時間...

不過就是一張照片,怎麼可能會難得倒他大爺?

取得忍足照片A計畫的偷拍行動看來是失敗了...





To be continued.....
-------------------------------------------------------------------
耶!忍跡重出江湖!!!

米大,我知道你的生日還沒到,可是字數完全爆掉了,所以只好分兩篇貼...字數從一千五跳兩千,跳三千五,最後收尾是在五千字(汗),這絕對是小忍太久沒出場的怨念...

總之,米大請笑納啦...

會客室,會客室...謝謝大家的支持啦~~

下集預告:[忍跡]照片獲得大作戰(下)


以上由鮮網搬出。
完稿於2006/05/2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