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取得大作戰B計畫...

「忍足,本大爺美術課要畫人物素描,你給我乖乖坐好。」跡部一踏進美術室馬上說。

咦,忍足慵懶的坐在位置上,領帶歪一邊,制服襯衫上的兩個鈕扣也解開了,「這樣可以嗎?小景~」撥撥頭髮,忍足曖昧的問。

隨手抓起黑板前的粉筆,跡部想都不想的就丟過去,忍足眼明手快的閃過,「小景~怎麼可以拿東西丟我?」

這句話聽在別人的耳裡,都覺得忍足真是可憐,跡部實在是太暴力了...

只是,忍足語意下的正解只有跡部一個人知道,那句話的正解是『來吧,來吧,撲上來安慰我吧』...

懶得理正在發情的關西狼,跡部拿著筆在畫紙上移動。

哼,他就說吧,取得忍足照片這種小事怎麼可能會難得倒他大爺,跡部沉醉在自己華麗的畫技下。

美術教室的門忽然被打開,兩個冰帝一年級的女學生走了進來,「啊~太好了,忍足學長和跡部會長都在欸。」

忍足送上了個媚惑眾生的微笑,「你們好~」正在打招呼的忍足沒發現跡部沉下的表情,這隻關西色狼...

「忍足學長,可以拜託你幫我們把這個木雕像頒去展覽室嗎?」兩個女生也不是故意要忽略跡部,只是搬運這種事讓他們有如太陽般閃耀的學生會長大人做實在是太不適合了。

「美女的請求當然可以。」忍足站了起身,「小景,等我一下喔。」忍足抱起那絕對不算輕的木雕。

「啊嗯?嗯。」意思意思的應了聲,跡部的視線仍是盯在畫紙上,直到他聽到了關門聲,跡部這才轉頭透過窗戶看到樓下跟剛剛那兩個女生有說有笑的走在一起...

忍足跟他走在一起的時候也是這樣的笑著嗎?分不清YES或NO的無敵微笑...這就是他們冰帝的天才...

看著畫紙上被大約描繪出的輪廓,跡部不滿的發現他的B計畫被打斷了...

將畫紙揉成了一團,跡部隨手一拋將畫紙扔進了垃圾桶,站起身離開了美術室。

十五分鐘後,忍足回到美術室卻沒看見跡部的身影,咦?小景呢?不是說要等他嗎?

這時手機卻響了起來,是小景傳來的短訊,『本大爺還有事先走了...』

小景有事啊?本來還想跟小景一起出去玩的...

只是,小景這幾天好像有點怪怪的,他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雖然B計畫也失敗了,但是他大爺還有C計畫,說到每年都要拍的學生照片,身為學生會長的他當然是可以濫用職權的奪得照片。

照相的幾天前,他就已經交代過學生會的秘書把忍足那張的底片寄到他大爺家,但是等了幾天一直都沒等到該寄到他家的照片。

叫來了學生會的秘書,「今年三年級的學生照片呢?」跡部問。

「在這裡。」秘書推了整個資料夾過去給跡部。

翻了半天都沒看到忍足照片的底片,「忍足的底片呢?」搞什麼?誰的都有,除了那隻關西狼,他大爺的C計畫難道也失敗了?!

「可能被他拿走了吧,他今天早上好像也在翻資料夾。」秘書回答。

嗯?忍足沒事拿走他自己的底片做什麼?跡部決定去找忍足拿回來,走到了忍足的教室,忍足的座位卻空盪盪的。

雖然明知道不該,可是跡部還是坐在忍足的位置上翻起了忍足桌上的筆記本,忍足俊挺的字跡印入眼中,偶爾空白的地方還有類似漫畫般的塗鴉說明了忍足上課時的不專心。

大部分的塗鴉都是他們每個人的可愛版,像是向日蹦蹦跳的模樣,最多的就是他大爺...

「小景?」忍足的聲音傳來,「怎麼來了?」

「你把你的底片拿走了?」跡部問。

「對啊,有個人跟我要了,所以我就給了。」忍足笑容滿面的解釋。

聽到這話,跡部身邊出現烏雲密佈的天氣,「是誰?」他要把這隻關西狼打包到非洲丟掉。

跡部知不知道他現在的表情有多可愛?忍足很滿足的盯著親親愛人臉上的妒意,看來不二說的是真的,小景真的想要他的照片啊...

「笑什麼笑,還不趕快回答本大爺的問題,啊嗯?」生氣中的跡部忽略了忍足奸詐的眼神。

「小景突然要我的底片做什麼呢?」忍足笑的很開心。

跡部一愣,「當然是為了學生會的備分資料。」跡部很快的撇清關係。

「真的只是這樣嗎?」忍足露出標準的狼笑,「可是日吉跟我說小景那天在部活偷偷的在拍我欸。」

日吉?待會去跑一百圈加揮拍一千次,順便打掃部活室...

「他看錯了。」跡部堅決不承認。

「可是,小景的美術老師也說這禮拜的作業不是人物素描。」忍足一臉很困惑的說。

看著那張裝的很無辜的臉,跡部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這隻死關西狼老早就知道他的目的了,竟然還故意裝做什麼都不知道。

跡部生氣的撇過臉,忍足看了只覺得可愛,「小景,想要我的照片是嗎?」忍足收起了不正經的表情,語調溫柔的問。

「這個是要給小景的。」忍足從口袋裡拿出從學生會室那裡摸來的底片塞進跡部的手心裡,還很自動的拿出跡部的手機打開。

伸長了手臂,「小景,笑一個。」算準了時間,忍足貼靠著跡部然後按下按鍵。

滿意的看著手機螢幕上的照片,忍足將手機還給跡部,跡部看著螢幕,裡面的他臉上有些無奈,忍足則是一臉燦爛笑容,就像那天他跟那兩個女生的笑容,可是有什麼東西不太一樣。

望著螢幕上的燦爛笑臉,跡部恍然大悟,是眼神吧?

那隻狼的藍色眼眸裡沒有語意不明的曖昧,那雙眼眸裡漾著暖暖的溫柔還有臉上也是難得的專注神情。

跡部滿意的闔上手機,「小景~你要怎麼補償我?」忍足忽然說。

「本大爺補償你做什麼?」跡部皺著眉問,這隻狼又在發什麼神經?

「小景這幾天只顧著照片都冷落我~」忍足委屈的抱怨,本人就站在他的眼前,可是小景都不屑一顧,害他好難過好擔心啊。

啊嗯?跡部扯了扯嘴角,真虧這隻關西狼有臉說的出來這種理由。

「不過,我還是很高興小景想要我的照片。」忍足又是一臉笑容,「可是啊,我最想要的是小景用這雙漂亮的眼瞳充當攝影機追著我跑,然後把我的畫面印在這裡。」忍足的手指指著跡部的左胸,「我啊,很貪心,想要一直霸佔小景的這裡。」

跡部揚起華麗的笑容,原來他們都是貪心的人,像要霸佔住對方所有的目光。

笨蛋...

「你這句又是從哪部浪漫電影裡抄來的?」

「咦?被發現啦,小景真聰明~」

「哼。」

「小景不可以再冷落我了喔~」

笨蛋,他大爺什麼時候冷落過他了?

他可是一直都將他放在最接近心臟的位置...




END
---------------------------------------------------------------

恭賀米大生日快樂啦~~

小忍終於重見天日了...(拍手拍手),好久沒寫忍跡了,感覺很奇怪,不過很好玩啊...(笑)

對了,大家,五月的時候來玩接文嘛~~~反正惡搞也無所謂...

那,會客室喔,大家對很久沒出現的忍跡有什麼感想呢?

啊,忘了說,裡面那句『分不清YES或NO的無敵微笑』是出自小忍的CRAFTY一曲...

暫時就這樣啦~~

下集預告:MW???


以上搬運自鮮網。
完稿於2006/5/2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