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大學,今年招入了六個頂級的優等生,跡部景吾、忍足侑士、手塚國光、不二周助、真田弦一郎和幸村精市。

大學生的生活就是被各類要交的報告給輕易的填滿,至少目前真田、手塚和忍足就處在這種情況裡,同班的三人在忍足和跡部家準備著過幾天要交的小組報告。

至於他們三人的戀人則是悠哉的坐在後院的涼亭裡喝著下午茶,不二手裡拿著一本雜誌,「咦?這個問題好有趣。」不二笑瞇瞇的說。

跡部看了眼不二手裡明顯的女性雜誌,挑了挑眉,「原來你都在看這種東西。」

「是班上的女同學給我的。」不二不以為意的笑著回答。

被挑起好奇心的幸村放下手中的茶杯,「喔?是什麼問題?」

不二神秘的笑,「你多常聽到你的戀人說愛你?是在什麼狀況下會聽到?」

注意到不二的眼神飄向自己,幸村微偏著頭想了想,「嗯,一個月啊,大概兩、三次吧,不過,生病的時候就會聽到比較多次~」幸村想起每次生病的時候就會誘拐弦一郎說甜言蜜語給他聽,雖然弦一郎說情話的表情還有待加強~

果然啊,「真田對你真好啊,國光大概一個禮拜一次吧,嗯,床上的話會聽到比較多次。」不二不甚在意的說。

跡部和幸村對望了眼,原來手塚的情話都是留在床上講的啊...

「呐,景吾呢?」不二問,幸村的視線也調到了跡部的身上。

「侑士一定常常說吧?」幸村也好奇的問。

啊嗯?跡部想了想,卻發現他記不起來上次聽到那隻關西狼說愛他是什麼時候的事,越想越回去,高中的時候好像就沒聽過了。

眼見跡部臉色越來越難看,不二跟幸村互看了眼,他們還以為最浪漫的忍足應該是最常告白的人,真是沒想到...



跡部一整個晚上都在回想到底是從什麼時候起那隻關西狼不再纏著他說愛他,國中的時候,這隻關西狼明明很喜歡纏著他說他有多喜歡他大爺,好像從國中畢業後就再也沒聽過那隻狼說過任何一次我愛你。

「小景?你沒事吧?」原本正在看書的忍足擔心的伸手貼在跡部的額上,今天一整晚他都很魂不守舍啊~

「本大爺沒事。」跡部揮開了忍足的手,這一幕讓他想起了很久以前似乎也發生過這種事。

那時候,他被忍足纏的很煩,然後忍足又一直在他旁邊說有多愛他,結果他好像回了句『你的愛這樣聽起來很廉價』,好像自從那次之後,開口閉口都是愛的忍足不再說愛。

這傢伙該不會是把他那時的話真的聽進去了吧?跡部打量著忍足,他只是覺得一直一直講很吵,又不是叫這隻狼永遠不要說...

其實就算不說,他當然也知道忍足對他的心意,可是現在他大爺想聽了不成嗎?

小景的表情千變萬化欸,覺得自己被瞪的很無辜的忍足不敢大聲,小景今天是怎麼了,不是失神就是火氣很大,他自認今天還沒做什麼會惹小景生氣的事...

難不成這隻狼在等他大爺開口要求?!

開什麼玩笑,他大爺又不是小女生,絕對不做這種事!可是,他不得不承認他是真的有那麼一點點想聽,只有一點點...



想知道天才是怎麼想的?

有兩種方法,一是找天才的戀人,二是找天才本人。

與其找唯恐天下不亂的天才不二,跡部寧願找天才的戀人手塚國光商量,趁著下課的短暫時間跡部繞到手塚的教室門口。

手塚似乎不怎麼意外出現在這的跡部,「有事?」

跡部挑眉,「不二什麼時候會跟說喜歡你?」跡部單刀直入的問。

這就是跡部要問的問題?手塚因為跡部突兀的問題頓了下步伐,「睡著的時候。」

啊嗯?睡著的時候是指不二說夢話?還是不二只會在手塚睡著的時候說?

跡部完全不能理解,手塚這傢伙怎麼變得跟不二一樣喜歡玩文字遊戲。

眼見跡部沒有聽懂,「別太早睡著。」手塚拍了拍跡部的肩膀,「我得去接周助,再見。」

跡部看著手塚離去,別太早睡著嗎?



當晚,跡部躺在床上裝睡,假戲真做的結果是連忍足是什麼時候睡下的都沒察覺,跡部後來才知道忍足都很晚才睡,可是他大爺天天都得早起,才沒那麼多時間等他到凌晨三點...

連續撐了一個星期都失敗,跡部不要說聽到什麼,他已經先嚴重的睡眠不足,連走路都會搖搖晃晃的,可是倔強的跡部堅持的不肯放棄。

難得的午休,忍足拉著跡部到學校某個安靜的樹下吃午餐,「小景,」吃飽的忍足轉首看靠著他的跡部,「你沒事吧?最近很累的感覺。」一向白皙的俊臉上出現了淡淡的黑影。

跡部賞了個白眼過去,是誰害的啊?始作傭者竟然還敢說這種話,「本大爺沒事。」

知道跡部有多逞強,忍足只是勸,「睡一下吧,待會我再叫你。」雖然不知道小景為什麼會這麼累,忍足還是沒有加以干涉。

跡部看了眼忍足,倒進了忍足的懷裡,忍足知道這是跡部同意休息的舉動,忍足有鬆了口氣的感覺,小景一向對自己的身體很忽略,就算不舒服也要逞強,總是把他搞得提心吊膽,忍足望著跡部的睡顏,這時候的小景溫馴多了...

晚上跡部精神奕奕畢竟中午的時候補過眠,他確定今天一定可以等到忍足睡著,果然,當時間走向三點,忍足輕手輕腳的走進了房裡,小心翼翼的躺在床上怕吵醒了隔壁的枕邊人。

忍足躺下前忽然想起每晚必做的事還沒做,輕輕的吻了吻跡部的額際,「景チャン、好きや。」說完才在跡部的身邊躺下休息。

聽到的跡部在黑暗裡感到臉上好像有什麼在燒,這隻笨關西狼...

那晚,跡部帶著好心情的陷入熟睡...



學聰明的跡部改用中午午休時間補眠,晚上則是裝睡的等著聽忍足的睡前告白,這樣的日子持續到某天晚上忍足比跡部早睡...

跡部冷眼瞪著睡的呆呆的關西狼,他大爺今天的深情告白呢?他絕對不承認他現在每晚都要聽到某隻關西狼的告白後才能睡的安穩...

不滿的躺上了床,跡部抓著忍足的深藍髮絲把玩,忽然想知道每夜忍足看著睡著的他是用著什麼樣的心情說喜歡...

挪動著身體,跡部跟忍足面對面的側躺著,單單只是看著忍足熟睡的面容跡部有種滿足的感受,這隻關西狼看他大爺睡覺的時候也會有這種感覺嗎?

看著忍足睡的安穩的模樣,本想體會忍足感受的跡部不自覺的陷入夢中...



一大早有課的忍足睜開朦朧的睡眼,伸手摸向床頭櫃上的眼鏡戴上,瞄見睡夢裡唇角還是微揚的跡部。

忍足也露出了笑,小景夢到什麼了,竟然這麼開心?夢裡有他嗎?

好想知道小景的夢裡有誰啊~

喜歡啊~是一種情緒,一種滿滿的情緒,除了說喜歡,忍足也不知道他還能怎麼表達心裡那份滿滿想給跡部的感受,他知道他的高傲戀人其實容易害羞又容易口是心非,他的所有缺點他都知道,可是他愛極了這個驕傲認真的人,不管是優點還是缺點,他全都照單全收,只要能看到他偶爾的溫柔微笑,偶爾用高傲掩飾的害羞...

啊!今天的例行公事也要完成才行~

忍足在跡部揚起的唇邊留下印記,「景チャン、好きや。」今天也是,每天一句喜歡,胸口快滿溢的情緒才能減少一些,然後才有空間再容納多一點喜歡...

「沒人跟你說過這種話要在對方醒著的時候說嗎,啊嗯?」跡部睜開了閃耀的眼睛,對上了忍足還是顯得有些惺忪的俊臉。

唉呀?小景已經醒啦,「可是...」小景不是不愛聽嗎?他還記得國中時,小景說這樣的愛很廉價...

忍足猶豫的表情落入跡部的眼裡,跡部維持一貫的高傲,「本大爺現在想天天聽了不行嗎,啊嗯?」

看穿了跡部不坦率下的真實情緒,忍足笑嘻嘻的回答,「當然可以,只要小景想聽~」

「本大爺肚子餓了。」跡部宣佈。

忍足寵溺的笑了,這是小景獨有的撒嬌模式,「我去弄早餐,小景去梳洗一下吧。」忍足下了床去廚房準備吃的了。

跡部也跟著翻身下床,踱步到窗邊,唰的一聲拉開了窗簾,讓窗外的陽光灑落在木製的地板上,注意到窗台邊擱著的雜誌有點眼熟,跡部抓起雜誌,這不是上次不二在看的嗎?

雜誌上斗大的標題寫著『How often would you hear your lover profess his love to you?』

跡部慵懶的舉高了交握的雙手伸了伸懶腰,踩著自信的步伐走進了浴室...

Once per day…




END
------------------------------------------------------------------
最近迷上齋藤,於是忍跡靈感暴增,小忍,你可要好好感謝齋藤啊~

這個靈感來自寫實驗報告時用到的單位XD,這樣也能寫一篇文(汗)

小忍真的很適合耍浪漫~

景チャン、好きや(小景,喜歡你),這是在同人誌上看到的,忘了是一宫思帆還是品川的,不過這句話就這樣被我記下來了,用日文是因為想保持小忍的關西腔嘛~

想像最後一幕小景在陽光的照耀下露出燦爛的華麗笑容,然後慵懶的伸懶腰,一定很可愛吧?(笑)

耶!字數又爆掉了,三千字...最近更新的幾篇文都自動upgrade字數啊~

五月也結束了~這樣還要寫真幸文嘛?(汗)大叔我對你不起~

喔,聽到了GIGS的OP曲了,好好聽~小景啊,手塚啊~真田大叔跟越前也是不錯的(笑)

下集預告:[塚跡]請帶我回家(Hush, little baby)
     或 [忍跡]Calling
     或 [塚跡&All]Voyage


搬自鮮網。
完稿於2006/07/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