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長太郎在社辦沒找到他的冥戶桑,又聽人說冥戶桑好像往音樂教室去了,於是鳳愉快的往音樂教室去,今天他想約冥戶桑下午一起去約會。

打開了音樂教室的門,他發現音樂教室裡不只冥戶桑,忍足前輩和向日前輩也在,而且人手一張畫紙。

鳳走近探頭望向冥戶手裡的那張紙,察覺到鳳的靠近冥戶連忙用身體擋住他的視線,這更是讓鳳的好奇心高漲,「冥戶桑,你們在做什麼?」

回答的不是冥戶而是向日,「是三年級的美術功課啦,每個人都要畫一張代表自己的花。」

這樣啊?鳳瞬間理解冥戶在遮掩什麼,因為美術一向是冥戶最頭痛的科目。

冥戶在一旁小聲咕噥,「明明是男生,為什麼一定要畫這種東西啊?」有夠奇怪的,一群大男生用花來代表,說有多奇怪就有多奇怪,又不是女孩子。

鳳看了下四周,「跡部前輩呢?跡部前輩不用畫嗎?」

忍足抬起頭,以眼神示意鳳去看看鋼琴上的畫紙,鳳走到了鋼琴前看到了一張素描,畫上是一朵高傲的玫瑰,鳳不得不說他們的部長果然是擅長各種科目,明明只是黑白的線條,但是那朵玫瑰好像有生命似的呈現在他的眼前,真不愧是跡部前輩。

忍足看著鳳讚嘆般的表情後笑了出聲,「鳳,有空看小景的圖,不如先幫幫你的冥戶桑吧。」

啊,對喔!鳳轉過頭,「需要幫忙嗎?冥戶桑。」美術剛好是他拿手的科目。

冥戶沒多考慮,「拿去吧,別畫奇怪的東西。」將畫紙交了出去。

「好的。」鳳微笑的接過畫紙,好笑的看著紙上彷彿五歲小孩畫出的花朵。

探頭過來的向日不客氣的笑了出聲,「冥戶,好丑喔~你畫的比我弟弟還差勁。」

冥戶將橡皮擦丟了過去,向日輕鬆的閃過,臉上還帶著未退散的笑意,「你畫的就很好嗎?」

向日亮出他畫了一半玲蘭花,雖然稱不上是傑作,可是至少可以一眼就看出這是鈴蘭,「總比你好吧。」那有如幼稚園小孩般的畫作。

冥戶不甘心的哼了聲,側過頭看了眼鳳的畫,「長太郎,那是什麼花?」

「百里香。」鳳回答,手上的動作卻沒停下,「花語是勇敢。」冥戶桑是個很勇敢的人啊~

冥戶有些紅了臉,又接著被向日嘲笑了一番,冥戶不甘示弱的反嘲笑向日被以下克上剋的死死的,向日不滿的嘟著嘴。

忍足只是笑著搖頭望向那兩個吵的跟小孩一樣的兩人。

「侑士,你畫了什麼?」向日忽然轉頭問他的雙打搭檔。

忍足收起了畫筆,將畫紙交給向日,向日看到的是用彩色鉛筆畫出的向日葵,那是一朵很大彷彿揚著笑容的向日葵。

看到這畫的三人有默契的交換了懷疑的眼光,「侑士,你跟向日葵有什麼關係?」向日很不解的問。

「你該不會以為你是陽光少年吧?」冥戶也很懷疑的問,他們冰帝說到最不像陽光少年的就是忍足吧?!

忍足笑了笑,「不像嗎?我還以為很像呢。」撫著下巴,忍足一臉正經的說,「我要去找小景了,你們慢慢畫吧。」忍足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出了音樂教室。

哪裡像了啊?!教室裡的三人相對無言,陽光少年?!忍足是開玩笑的吧?

「向日葵的花語是什麼?」冥戶問長太郎。

鳳想了想,「好像是忠誠吧?」他也不清楚。

「跟侑士好像還是沒什麼關係。」搭檔向日說。

教室的門忽然唰的一聲被拉開,「你們怎麼都在這?」慈郎昏昏欲睡的走了進來。

「慈郎,你怎麼來了?」向日問。

「外面好熱,跡部說我可以來這裡睡,你們在做什麼?」慈郎看著地上攤著的幾張畫。

「我們的美術作業要畫代表自己的花朵。」向日說,「猜猜看侑士畫了什麼?」向日興致勃勃的問。

慈郎歪著頭,「想不到~」他好想睡喔,教室裡的冷氣涼涼的好舒服~

「向日葵。」回答的是冥戶,當天才的思緒都這麼複雜嗎?

「向日葵欸?侑士還說他是陽光少年。」向日總覺得忍足在騙他。

已經閉上眼睛的慈郎點了點頭,「很適合啊~」倒在跡部特別在音樂教室裡擺置的長條沙發上。

什麼?!鳳和另外兩人互望了眼,三人圍到了慈郎的身邊,向日用力的搖著慈郎,「慈郎,等一下,為什麼侑士很適合向日葵?」

被激烈搖晃過的慈郎很努力的睜開沉重的眼簾,打了個呵欠,「因為跡部是太陽啊~」說出了個理所當然的答案。

原來如此,冥戶露出了然的表情,瞄見窗外的忍足和跡部正往這走來。

忍足伸手去牽跡部的手,跡部反射性的甩開,「小景~牽個手嘛~」忍足擺著一張可憐兮兮的小狗臉。

「牽什麼牽?天氣熱的要死,本大爺不需要你再來加溫。」跡部說,「你的美術畫完了?」

「畫完了~」忍足開心的報告又黏著跡部,這次跡部沒有推開他,忍足高興的竊笑在心底,「是一朵很大的向日葵喔~」

跡部賞了個萬分懷疑的眼神,向日葵跟這隻關西狼有什麼關係?

「小景不覺得我很像陽光少年嗎?」忍足笑嘻嘻的問。

陽光少年?走進了有空調的音樂教室,「樺地都比你像陽光少年。」跡部用力吐槽,眼裡露出一抹忍足錯失的精光。

「小景~」跟在身後的忍足可憐的喚,小景好過分喔~竟然這麼說。

聽到這對話的其他人臉上都掛著戲謔的笑容,慈郎讓出了位置給跡部坐下,然後順勢躺在跡部的腿上,有枕頭欸,跡部最好了~

正打算要開口說忍足畫了向日葵的理由,慈郎卻先收到忍足示意他禁聲的眼神,慈郎調皮的眨了眨大眼表示收到。

忍足贊許的笑了,有些事說出來就不浪漫了~

把兩個人的小動作都看在眼底的跡部只是不動聲色的坐著,這個笨關西狼真以為他會不懂?這麼簡單明瞭的理由。

不說,是因為知道那隻狼的浪漫細胞又發作了。

跟跡部交情很不錯的冥戶意外的捕捉到跡部眼裡很淡很細微的笑意,果然哪...

向日葵,永遠只會凝視掛在天上的耀眼太陽...

 


END
------------------------------------------------------------------
小忍深情告白:

向日葵的浪漫花語是凝視著你,

所以,向日葵永遠都只會笑著面對太陽,

如果那顆太陽叫做跡部景吾,
那麼,
這朵向日葵的名字就是忍足侑士...

↑這是惡搞吧(笑),這是後來寫完才想到的,總覺得很適合拿來給幼稚園時代的忍跡來玩,不過,哈哈,我懶得重寫...所以就這樣吧(笑)

向日葵的靈感來自前幾天聽到的羅美玲的『紅色向日葵』,於是乎忍跡版的向日葵誕生了,跟歌詞是沒什麼關係啦(汗),只是借了標題而已...

目前在寫Voyage的第二回,大家多提供一點暱稱的意見吧(笑),不然我真的要隨便取嘍,真的會很隨便喔~像小忍的話,可能就會分到個『我是一隻狼』的遊戲ID喔...

所以,大家請移駕會客室吧(笑)~


下集預告:[塚跡&All]Voyage (2)

搬自鮮網
完稿於2006/07/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