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耳邊的氣息,跡部伸出右手撫住右耳,「你一大早又在發什麼情?!」瞪了眼趴在他肩上不斷在他耳邊吐氣干擾他工作的忍足。

忍足只是很哀怨的嘆息,「小景,叫一次嘛~一次就好。」忍足一臉無辜的小狗樣懇求著。

「你很無聊,別來煩本大爺辦公。」推開了忍足的臉,跡部隨手又拿起待辦的公事。

被推開的忍足不死心的又黏回了跡部的身邊,「小景~」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忍足再接再厲。

跡部這次連一個眼神都不賞給他,「再吵待會就不要跟本大爺去吃飯。」

「咦?!小景好過份~」忍足很傷心的抱怨,不過還是乖乖的暫時遠離了辦公桌,好不容易才能跟小景一起吃頓飯,再怎麼樣也不可以白白送走這機會。

耳邊總算清靜了下來,跡部看著忍足走到辦公室的長條沙發上躺下,修長的身型透露了幾分慵懶和優雅,如果不去理那個笨蛋臉上宛如小媳婦般的委屈面容,跡部幾乎要說這個畫面還算賞心悅目了。

不再搭理沙發上那個散發著怨念的電燈泡,跡部再度埋首於成堆的公文中。

為什麼小景都不肯叫他侑士呢?

總是忍足忍足的叫著,好像他們之間只是普通朋友,明明是戀人不是嗎?

前幾天很巧的遇上了手塚、不二、真田和幸村,他才注意到每個人對戀人的稱呼都是名字,可是小景卻只肯叫他的姓氏,這是為什麼呢?

難道,小景對他還不滿意嗎?!

應該不會吧...

可是,要怎麼誘拐小景喚他的名字呢?其實,最簡單的方法當然是趁著小景意亂情迷的時候誘拐小景,可是他想聽一次小景心甘情願的呼喚。

想著想著,忍足不知何時閉上了眼打起了瞌睡...



總算忙完了的跡部揉著僵硬的脖子,忽然想到剛剛似乎一直沒聽到那隻關西狼的打擾,收好了東西,跡部走到了躺在沙發上的忍足的身邊。

睡著了?!

難怪這麼安靜...

注意到忍足眼下的黑影,跡部知道忍足在醫院的工作也很忙,兩個人不要說約會沒時間,常常連一起吃頓飯都是種奢侈的享受,他知道為了今天這頓飯,忍足肯定前幾天也加班到很晚,才換得這幾個小時的空。

跡部的眼神不自覺的放柔,睡著時候的忍足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定感,這個笨蛋最近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想要他大爺喚他的名字。

不過只是個稱謂,真不知道這隻關西狼是在堅持什麼...

口袋裡的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跡部看了眼來電顯示,拿著手機跡部輕手輕腳的走出了辦公室不想吵醒難得可以休息的忍足。

跡部才離開不到三分鐘,沙發上的人不知道是自然醒了還是因為感覺到辦公室裡少了另一個人的氣息而睜開了眼睛。

咦?!小景呢?

忍足睜著朦朧的雙眼搜尋著應該同樣在這間房裡的跡部,小景一個人先回去了嗎?怎麼沒叫他?

忍足翻身下了沙發,快步的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意外的對上了跡部的目光,跡部打了個等一下的手勢,轉過身繼續跟客戶的談話。

忍足從身後擁抱住了跡部,跡部不知道是太過專注所以沒注意到忍足還是因為已經太過習慣忍足的溫度,跡部沒掙扎只是繼續對著手機說話。

果然還是小景抱起來最舒服,忍足埋首於跡部的肩窩裡磨蹭著,像隻貓在找尋最舒適的位置。

察覺身後的人似乎有些不對勁,跡部草草的結束了通話,「你是怎麼了?」跡部問。

「我做惡夢了。」忍足悶著聲音說,「我夢到我一直叫著小景,可是小景都不理我。」他討厭那個夢,已經很久很久不曾再做過這種夢了。

跡部知道忍足不會拿這種事來開玩笑,「白痴,本大爺不就在這,啊嗯?」

「嗯!」聽到這話的忍足抬起頭露出微笑,「小景在這裡。」忍足知道這是跡部安慰他的方式,雖然小景不擅長言語安慰,可是小景的心意確實的傳達給他了。

有一剎那,跡部被忍足臉上的笑容怔住,那是一種單純的快樂,一種很少會出現在忍足臉上的微笑,哼了一聲,跡部還是高傲的模樣,「笨蛋侑士,不是說要帶本大爺去吃西班牙料理,啊嗯?」

啊!

小景剛剛叫他侑士了!如果前面的笨蛋能去掉會更好,可是沒關係,小景怎麼叫他都無所謂,只要小景還願意讓他這樣牽著手就好...

忍足臉上的滿足微笑怎麼也藏不住,跡部看了眼忍足的側臉。

這樣就滿足了?

真是個不貪心的笨蛋...





END
-------------------------------------------------------------------
又是很久沒更新了(汗),抱歉啦~最近行程很滿,表姊來玩,所以我天天都在外面,連網都很少上了,所以也沒時間寫文。

禮拜五要回台灣了,嗯,更新機率更小(汗),我再看看要不要帶小電回去吧...如果有帶的話也許就會更新了,如果沒有的話...(小聲說)那就請等到我回來吧,真是不好意思...

這篇是源自於齋藤的DVD寫真,實際上標題跟內文似乎沒什麼關係(爆)

搬自鮮網。
完稿於2006/07/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