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直以為他可以控制的很好,可是他錯估了一件事,不過遇到阻礙就要清除,這是他跡部景吾的生存方式。

如果當時拒絕了留學的邀請,現在他大爺就不需要面對空盪盪的房子了吧?!甩甩頭將這個不實際的想法拋出腦外,跡部坐在電腦前打開了通訊設備跟遠在日本的財團主管們開始了會議。


四年?!應該不會很長吧?

這是他大爺當時的想法,不過真的到了德國開始新生活後才發現也許四年比他想像中的還要長上很久,但是驕傲如他,他不願承認少了那隻關西狼,一切都變得不太對勁。

首先是生活習慣,高中同居三年,幾乎所有的生活瑣事都是忍足一手包辦的,那個笨蛋甚至比服侍了他十幾年的管家更了解他大爺所有的喜好。

來到了德國,雖然說不上是人生地不熟,可是少了身邊某個人的體溫,一切都變得很陌生。

這種無聊的話,跡部當然從來沒對任何人說過,尤其是忍足,不過他想忍足或多或少都有感覺到吧?

只是過了一個月,跡部景吾就有種受不了這樣生活的方式,雖然三不五時那隻關西狼就會打電話來問候,可是僅僅聲音的問候無法滿足貪婪的渴望。

不顧忍足的強烈反對,跡部勒令了忍足不准來德國探望,而他大爺也不會在畢業前回日本探望...

「咦?!為什麼?小景,不要這樣啦~好歹也一年一次嘛~這樣很像牛郎織女,多浪漫~」電話那頭的忍足正在跟親親戀人討價還價。

「不準!本大爺說了算,就這樣。」跡部語氣強硬的說,原本等著忍足繼續抱怨,可是跡部等到的確是一片沉默。

跡部正要開口打破沉默時,忍足卻早了一歩,「這樣啊?」語氣裡飄來了沒被隱藏好的失落,「那就都聽小景的~」

還是那樣的嘻鬧口吻,他剛剛說的太絕決了嗎?跡部漂亮的眉毛往中間靠攏,「你...」

不等跡部說完,忍足逕自打斷,「可是,小景要記得喔~我還在這裡等著~」

「知道了。」瞄見牆上的時針邁向一的方向,凌晨一點了,他該睡了,可是他卻不想這麼早掛了電話。

「哎呀?!小景那裡很晚了吧?小景要早點睡喔~今天就聊到這吧,小景晚安~」

跡部應了聲,兩個人才各自依依不捨的掛下電話,跡部看著手裡的機票,雖然很想回去看看那隻關西狼,可是一回去就不會想回來了吧?!

將機票丟進抽屜裡,不過只是四年,沒道理他大爺熬不過去!

另一邊的忍足也有些無奈的看著手上的那張機票,這樣機票就沒用啦,本來還想飛到德國陪小景過生日的說,忍足的嘴角勾起無奈的弧度,隨手將機票擱在茶几上。

四年啊?

好漫長啊...


不巧的是跡部一直沒能習慣少了忍足的日子,於是跡部開始把一天當兩天來用,能將回去的日子提早一天是一天。

如果只是學校課業的話,跡部當然可以應付自如,但是就連遠在日本的財團公務也是由他處理,一天二十四小時有二十個小時跡部忙得像個陀螺般的團團轉。

這些事忍足都不知道,因為跡部大爺說不出口,一年、兩年,時間過去了,只是,他和忍足的聯絡少了,他很忙,想來忍足應該也沒好到哪去。

每次那隻關西狼打來的時候都是他最忙的時候,所以總是講不到兩句就掛了,想到忍足每次哀怨的聲音,跡部不禁揚起嘴角,真想看看那呆子見到他時的神情...


六月二十二日-

飛機上,跡部目光放在窗外滿滿的白雲上,明明他可以趁現在補眠,他已經忘了上次睡足八小時是什麼時候了。

不過,精神有些亢奮害他睡不著覺,皺著眉,他為什麼要像個期待遠足的小孩子一樣興奮?!

真是一點都不符合他大爺的華麗風格...


搭著專車回到了他和忍足的窩,推開門裡面卻沒有該出來迎接他的人的身影,這傢伙跑去哪了?!

跡部有些不滿,走到了客廳在沙發上坐下,一切都沒有改變,所有的擺設都跟他出發前一模一樣,如果不是歲月留下了痕跡,也許他會有一切都沒變的錯覺。

唯一不同的是客廳的檯燈下多了一個相框,那是他和那隻關西狼的合照,是之前去釣魚的相片,那時候那個笨蛋還不小心失足落水...

嫌空等著無事,跡部走回了兩個人的房間,一樣什麼都沒改變,只是房間也多出了一張相片,那是某年的聖誕節,他們穿著西裝的合照。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緊緊闔上的大門似乎沒有打開的意思,跡部掏出手機撥著熟背在腦中的號碼。

「這是忍足侑士,有事請留言。」

跡部握緊了手機,「還不快給本大爺滾回來!」

等待從來不是跡部擅長的,尤其是等關西狼,他已經不知道在那個笨蛋的手機上留了多少留言,但是那個笨蛋竟然一通也不回。

打算再撥最後一次的跡部這時卻聽到鏘啷的鑰匙碰撞聲,緊接而來的是大門被打開的聲音。

忍足踏進屋子,原本以為迎接他的該是一片黑暗,沒想到卻是燈火通明的景象,是管家來了嗎?偶爾管家會來替他清理房子,可是今天應該不是管家該來的日子啊。

雖然不解,可是忍足還是習慣性的開口,「我回來了。」脫下鞋,忍足往客廳走去。

「你很忙嘛,啊嗯?」跡部翹著腿對剛進門的忍足說。

忍足睜大了眼睛,「小景?!為什麼會在這裡?」不是還在德國嗎?

啊嗯?「本大爺不能在這裡?!」跡部賞了個白眼過去。

「當然不是~」忍足笑著說,幾個跨步上前擁抱住想念已久的跡部,「歡迎回來!」還是小景抱起來最舒服,忍足開心的抱著跡部磨蹭。

「本大爺昨天畢業了。」跡部任由忍足在他身上放肆。

忍足訝異的抬頭,「真的嗎?那小景會待在日本吧?」他連忙問。

「嗯。」跡部摸到了忍足外套口袋中的手機,打開來檢查,「竟敢不接本大爺的電話,啊嗯?!」

忍足乾笑了兩聲,朦混的帶過,跡部因為長時間坐飛機疲累的懶得計較,量這隻關西狼也不敢做出對不起他的事。

忍足看出了跡部的疲憊,連忙催促跡部去睡,直到跡部睡著後,忍足才開始聽起了跡部給他的語音留言。

果然是小景式的留言啊,可是小景是因為想念才會提早結束留學生活的吧?!想到此,忍足溫柔的看著在床上睡熟的跡部。

即使隔著浩瀚的海洋,即使隔著多重的國界,可是小景是因為想念才回到這個有他的地方吧?!

思念沒有邊界,所以我們的愛情...

也是No Border…




END
------------------------------
哈哈,這是被我遺忘的No Border後篇,嗯,有鑒於自己覺得之前很久都沒更新,於是今天又乖乖的送上一篇,而且是爆字數喔~我也沒料到NB可以寫成兩篇(汗)

個人覺得這篇的小景似乎比較...細膩?!總覺得好久沒寫小忍的感覺(笑)
天音:那是因為你很久沒寫文的關係吧!
雨流:呃...不要這樣講啦~我也是有反省的啊,我今天也有更新啊~

呼~好啦~就是這樣~感謝閱讀~請去會客室聊天喝茶吧(笑)

搬自鮮網。
完稿於2006/07/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