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了嗎?」玻璃另一邊的錄音師用唇型問。

錄音室內的忍足比了個OK的手勢,音樂穿過耳機流進忍足的耳朵裡,忍足張口照著歌詞唱起歌。

現年二十五歲的忍足侑士辭去了醫生的職位,跑來當流行歌壇的歌手,優秀的外表迷人的嗓音,他天生注定要一炮而紅。

只靠一張專輯,他變成了史上歌壇第一人,也被歌迷冊封為療傷系王子,他一手包辦詞曲,上張專輯以中慢板的歌曲為主,歌詞也全是描寫愛情失戀的人的心聲。

唱片公司其實讓他試了很多曲風,但是忍足卻很堅持己見,他對成為偶像派
歌手沒有興趣,他不想歌頌愛情也不想追逐熱血青春,他想用他的歌聲去撫慰那些為愛受傷的心靈,僅此而已。

拒絕參與電視節目,同時也拒絕所有採訪,他的專輯單靠網路和電台宣傳,即使如此他還是破天荒的在一個月內達到百萬銷量,他的神秘感不僅吸引了歌迷還有喜歡挖人八卦的狗仔。

八卦記者第一次發現原來忍足不是單純的在形象上碩造神祕氣息,就連在現實生活中都神秘的很,他的住所除了幾個工作人員和清一色男性好友會來探視就再也沒有別人了。

他拒絕參加任何形式的宣傳,因為他知道他已經無法偽裝出笑容,他提出分手並不是因為不愛了,而是因為他已經無法再裝了,他不想跡部看到這樣的他。

他知道跡部不會拒絕分手,他對跡部的重要性還沒有到達那種程度,他撤出了同居多年的公寓,什麼都沒帶走,因為他什麼也帶不走。

那一天摔碎的心,他同時也遺留在那裏,明明心碎了,為什麼胸口還是會隱隱作痛?!

收到錄音師的指示,錄完一首歌的忍足走了出來,「都好了嗎?」

「嗯哼~」錄音師點頭將剛剛錄好的放給忍足聽,「你的歌藝又進步了。」

「謝謝。」忍足有禮的接受對方的讚賞。

注意到忍足的視線飄向一旁的手機,錄音師才想起要和忍足說的話,「你的手機剛剛響過兩三次,應該是有急事找你。」

「嗯。」接過錄音師遞來的手機,忍足看了下未接來電的通知訊息,嗯?真是稀奇,鳳竟然會找他找得這麼急,按下回撥鍵,忍足等著另一端的人接起。

「忍足你這個笨蛋是跑到哪去了?」接電話的不是手機的主人鳳,而是鳳的親親愛人冥戶。

忍足將手機拿離耳朵,「冥戶,我哪裡惹到你了嗎?」搞不懂為什麼突然催殘他的耳朵,他還不想成為貝多分二世。

「冥戶桑,還是我來講好了。」鳳伸手拿回自己的手機,「忍足前輩?」

「嗯,我在,發生什麼事了?」會讓他們找他找得這麼急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吧。

「是跡部前輩不見了。」鳳正經的說。

心跳漏了一拍,忍足有些恍神,「跡部?不見?」停頓下來思索,「他不見多久了?」

「公司的人說一個月了。」

一個月?「他都沒說什麼嗎?」以跡部的個性他不可能會就這樣丟下公司。

「他們說他有留字條說他要出去旅行。」

「那不就得了。」都說了是旅行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冥戶聽到忍足不甚在乎的語氣,立刻搶回了手機,「那不是重點,重點是到現在都還沒收到那個大少爺的任何帳單。」跡部的華麗揮霍是眾人有目共睹的,出門旅行一個月卻什麼錢也沒花,可能嗎?

好吧,這的確是不太可能,「他應該快回來了。」他無法想像跡部不花錢過日子,「就這樣了,我還有工作。」急切的掛了電話,忍足不確定再繼續講下去,他會不會就這樣衝出去找人。

「嘖~掛掉了。」冥戶將手機丟還給鳳,忍足那傢伙已經不再關心跡部了嗎?

那無所謂的語氣他從來都沒想過會是出自忍足的嘴裡,那個人有多愛跡部又為跡部付出了多少,他們每個人都看在眼底…



I want to visit all the places that you have been to.

按下相機的快門,他拍下眼前一張又一張的風景照,一瑕無染的天空和湛藍海洋為什麼卻讓他覺得眼前一片荒涼?

忍足那傢伙當時也是這樣的心情嗎?

食不知味,就連美景當前他也無法入迷,開始時他也不曉得原因,只是經過了一站又一站的美景,心情卻越來越落寞,最後他才懂得…

他和交往十年的忍足分手了,分手是忍足主動提的,至於他給的原因只有短短的三個字,他累了。

當時的他不能理解忍足的意思,可是,忍足臉上的疲憊和憂鬱讓他什麼話都說不出口,最後點頭默然的同意。

忍足提出分手的當天就搬出了他們同居的住所,除了衣物他什麼都沒帶走,包括所有他送的禮物忍足一樣都沒帶走。

忍足的決心由此可見一般,那時候他抱著可能挽回的心態,但在他行動前忍足已經連醫院的工作一併辭掉了,聽到消息的那一秒,他終於知道忍足是不會再頭了。

只有跡部知道忍足是多認真的做出分手的決定,忍足曾經對他說過他當醫生是為了照料他這個常常過度加班又不懂得照顧自己的戀人。

言猶在耳,可惜,人事卻已全非…

他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他其實一點都不想分手,忍足那毫不掩飾的疲倦是他從來不曾見過的,那彷彿一觸及碎的憂鬱,灑落了一地的傷心,只是當時的心碎聲源自忍足還是他自己?

關上了相機,跡部的臉上浮現近似惆悵的神情,探訪的地方越多就像在已經受傷的心上劃下更多的傷痕,這些傷痕可會有結痂的一天?

他希冀著心傷能別再痛了…

The scene in front of me,
No matter how beautiful,
Without you,
It’s nothing.




To be continued.....
--------------------------------------
啊~沒有留言(哭)所以沒更新回家XD

這是昨天半路殺出的忍跡,靈感來自齋藤小工的同名DVD,然後小忍和小景就一起演起了苦情小旦XD,請安心,不是悲文~

這篇文的呈現方式是類似齋藤小工的寫真集內的文字,簡單來說,這篇就是因為小工才寫的XD難得欺負起小景,心痛啊!!

這篇有點也是因為寫多了笨蛋小忍,所以想證明笨蛋也是會受傷的(何?!)寫一寫的結果還是笨蛋小忍最好啊~~

 

搬自鮮網。
完稿於2008/10/2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