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後,跡部仍舊住在那間公寓裡沒有想過要搬,因為那裏有太多回憶了,多到讓他無法輕易放手,如果不愛了他就會毫不猶豫的搬離,就是因為還愛著…

某日在收拾房間時,他翻出了一本從來沒看過的相本,那本相本很厚是能容納近五百張相片的厚度,相本封皮上的金字是燙上去的,這應該是忍足自己做的標題Private Journey,第一頁上頭有著忍足用簽字筆留下的字跡,「This is a secret. My secret.」

那本相簿就像是被神上了鎖的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了就再也無法裝作沒看見,它更像一面照妖鏡,將他虧待忍足的種種清清楚楚的記錄了下來。

第一張照片是四年前在泰國清邁拍的,那是忍足的獨照,他想起來了,那年他因為參與公司的業務所以放了忍足鴿子。

照片裡的忍足在笑著,可是那笑意並沒有傳達到眼底,那僅能算是牽動嘴角而已。

一頁一頁的翻過,每張照片下方忍足都有備註時間和地點,跡部想起每個時間點都是他一再的拒絕了忍足的邀約,不然就是一再的爽約,這一整本裝的都是忍足原本該和他一起去的地方,最後卻都只有忍足一人前去。

跡部眼睜睜得看著忍足從一開始的牽強微笑,到疲倦的失去笑容,一直到連虛偽的笑都無法支撐,他才體會他傷他多深。

最後一頁忍足寫了兩句話讓他自責到眼睛微澀,閉上了雙眼等著那微澀的感覺退去,闔上了相簿緊抱在懷裡,跡部重重的嘆了口氣,他真的虧待了他,是吧?!

下面備註的時間正是他們分手的那天,Private Journey,一個人的旅程…

Is there ever going to be an end to my private journey?
The answer you gave me is never.

於是,他走了,走的灑脫,什麼也不想帶走,全部都留給他…



Everyone has a priceless treasure,
Which they cherish,
I also had one,
But, I lost it.

手塚打開家門,門外站了個意料不到的人物,跡部景吾。

「呦,好久不見。」跡部揹著背包手裡提了一大袋。

側身讓跡部進門,「怎麼來了?」跡部的樣子怪怪的,少了以往的神采。

「找你喝酒。」跡部將手裡那一大袋啤酒罐擱在桌上。

喝酒?跡部這個習慣還沒改掉啊?一有煩心難過不能開口的事就往他這邊跑,因為跡部以為只有他不會追問。

「你吃飯了嗎?」不打算讓這個大少爺空腹喝酒,手塚先詢問。

強迫跡部吃完一頓豐盛的晚餐,手塚這才讓跡部開啤酒喝,期間他什麼都沒問只是多少陪著跡部喝一點,直到喝完第六罐臉上露出微醺神情的跡部。

「夠了。」手塚取走跡部的酒罐,「你和忍足怎麼了?」喝醉酒後的跡部很誠實,這是他和跡部喝了幾次後的結論,這時候的跡部有問必答。

「分手了。」跡部躺平在沙發上。

「原因?」手塚將桌上的垃圾清掉邊問,所以才死氣沉沉的模樣?

「我對他不好。」跡部乾脆的閉上雙眼,手塚沒有接話他知道跡部還會繼續解釋,「原來一個人旅行好寂寞,忍足一直都是這樣一個人去旅行嗎?」

所以說才會一個人從日本跑來這邊嗎?手塚靠著沙發坐在地上,「你一個人出來多久了?」

「半年了吧?」跡部想了想,「他去了好多地方…」他也還有好多地方沒去,可是都快要沒勇氣去了…

唉~

明知一個人旅行會寂寞,又還是要照著忍足的足跡嗎?

跡部是去體驗自己的心傷連帶連忍足的那份一起,加倍的神傷…

察覺到跡部規律的呼吸,手塚站起身將沙發上的跡部抱起放到房內的床上,他知道明天睡醒後的跡部不會記得今晚和他說過的話。

安置好跡部的手塚回到客廳善後,注意到有一個牛皮紙袋從跡部的背包掉出,那是一疊照片,是跡部照的吧?

他已經去了那麼多地方了嗎?

翻轉了照片,手塚才看到跡部在照片背後的留言,他們兩個是在折磨誰?明明這樣相愛著…



I visited all the places that you have been to.

在世界各地流浪了整整一年後,跡部終於回到了日本,這片有忍足存在的土地。

他通知了所有人關於他的歸來,除了忍足,其他人也都很有默契的沒向忍足提起,因為他們沒有人知道忍足是否真的想知道。

這一整年來除了冥戶那通電話曾提及跡部,之後忍足再也沒主動問過任何關於跡部的情況。

或許不會再有交集了,跡部和忍足都這麼想過,直到一張專輯和一本相簿改變了他們。

跡部從冥戶那裏得到忍足第二章問世的專輯,殊不知在他看著專輯發愣時,鳳已經趁亂摸走他那本相簿,至於出賣了他相簿祕密的不是別人正是手塚。

那本相簿鳳用最快的速度快遞寄給了忍足,剛收到時,忍足還以為是跡部寄還給他的,因為上頭並沒有寫寄件人,從袋子裡取出那相簿,Private Journey…..

翻開第一頁他才確認這不是他的那本,裡頭的字跡是屬於跡部的…

This is a secret.
My secret.

照片中每個地點他都認得,那些…都是他曾經獨自去過的地方…

跡部也自己去了一遍嗎?

為什麼這麼傻?去過的他知道那些地方如果一個人去會有多痛…

指腹輕輕的劃過相片,那些出自跡部之手的文字都像針一般刺進他心裡,看到跡部痛他比誰都更痛…

他是那麼的愛他…

忍足的眼眶微紅,他還以為他對跡部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他還以為跡部愛得一定沒有他多…

如果真是如此,他怎麼會寫下這些…

I am lost…
In the world where you are not there for me



戴著耳機聽著忍足的CD,跡部想更貼近他一些,從前總是圍繞在耳畔的聲音,現在卻得透過音響才聽得到…

「我給的你都不要/所以我離開/不懂該怎麼繼續愛/只好把自由還給你」

他從來都沒有不要過…

忍足的歌聲充滿了層次感,一層層堆疊的傷感,跡部反覆聆聽。

『小景,有簡訊喔~』

那是手機發出的短訊鈴聲,是很久以前忍足擅自幫他改的,他罵了他笨蛋,可是即使手機換了一隻又一隻,簡訊鈴聲還是沿用至今天。

『我想見你,可以嗎?』

忍足?!跡部握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嗯,什麼時候?』為什麼突然?但是他也好想見他…

他過的好嗎?

『現在,開門。』

啊嗯?現在?!跡部走到玄關打開大門看到忍足真的站在他面前。

忍足上下打量著跡部,怎麼又瘦了…

屋內傳來的音樂忍足一下就認出是他的歌,兩個人沉默著沒有人開口,最終是跡部開的口,「進來,怎麼來了?」

忍足沒有答話,從前只要鑰匙一拿出來就可以進入的地方,現在沒有跡部的允許就無法再踏入了…

什麼都沒變,連放在小桌子上的合照都沒有動過的痕跡…

「我來是想確定…」忍足蹲在跡部的面前,「你需要我嗎?」

跡部直視著忍足,「如果本大爺說是呢?」

「那我會待在你身邊。」他想…比起讓跡部自虐那還不如他自己送上門…

「你還會再笑給本大爺看嗎?」他要的是會因為待在他身邊而快樂的忍足,不是什麼都壓抑偽裝的忍足。

「只要你想…」勾起了唇角,忍足的微笑讓跡部看的出神,張開手臂將跡部環納至懷裡。

跡部滿足的擁抱眼前的人,「おかえり。」這個令他大爺眷戀不已的溫度…

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忍足用著他一貫跡部最喜歡低沉的嗓音回答:「I’m home.」

This is a secret.
My secret.
I am the end to your private journey.



END
--------------------------------------
PJ的下文來了~嘿嘿~留言不少~某隻大滿足,多謝有留言的各位~~(←任性的傢伙)

我真的不能虐小景XD,邊寫邊覺得幹嘛沒事虐待自己,這篇其實是為了關西狼寫的,有的時候不是不愛了只是不知道該怎麼愛了,這就是小忍的心聲。笨蛋也是會受傷的~(笑)

說實話這篇的小忍依舊是笨蛋一枚,不是指他低估了他對跡部的重要性,而是這句『比起讓跡部自虐那還不如他自己送上門(給跡部虐XD)…』,小忍還是深愛著小景的笨蛋,標準的愛到深處無怨尤~~

友人常說忍跡這對愛的非常不公平,都是小忍愛小景多,這篇是來幫小景平反的~(笑)應該是因為小景對於感情相當內斂才會有這種錯覺吧~小景其實也是很愛小忍的,只是不會表達而已~小景就是因為這樣才可愛啊~(←瘋了)

最後一句維持小景風格,他當然是小忍孤單旅程的最終站!那個おかえり和I’m home是今天在music station中聽到絢香的おかえり才加進去的~

說起來,某隻還沒寫過忍跡中長篇耶~中長篇都是塚跡要不就是小塚跡XD,話說,寫了的話有人要看嗎?要留言我才寫~(←還討價還價XD)

感謝閱讀。

搬自鮮網。
完稿於200/10/2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