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大爺回來了。」下班回來的跡部脫掉鞋子對空無一人的玄關說。

嗯?沒聲音?那隻關西狼呢?

啊~他昨晚好像有說今天要去北海道拍戲的樣子,他講的時候他大爺一整個昏沉沉的想睡覺,有聽也沒聽進去。

將公事包隨手擱在客廳的沙發上,跡部發現餐桌上有忍足留下的晚餐和字條,抓起字條一看,『親愛的小景:親親侑士幫你做好晚餐嘍~要記得加熱來吃,不然侑士會..>_<..的~最♥你的侑士留』。

白癡~

跡部笑著放下字條,將忍足留下的晚餐放進微波爐加熱,跡部心情愉悅的哼著歌曲邊等待他的愛心晚餐。

叮的一聲,那是他的晚餐已經準備好的聲音,打開微波爐取出晚餐,將上面的保鮮膜撕去扔掉,跡部端著盤子來到客廳。

打開了電視轉到新聞台,跡部一邊收看全球新聞一邊吃著加熱的晚餐。

財經新聞結束,接著的是娛樂新聞,對娛樂沒什麼興趣的跡部本想轉台,摸上遙控器的手卻在看到電視上那個熟悉的身影而停住。

那是他家的笨蛋。

女記者在記者會現場,忍足坐在位置上手裡拿著麥克風推銷著他第一本問世的寫真集,現場旁有不少粉絲,忍足笑著回答主持人提出的問題。

接著,電視跳下一則新聞。

寫真集的封面有些眼熟,那是忍足的側臉特寫,他怎麼記得他在哪裡看過那封面?跡部努力的翻找著記憶,前幾天好像忍足有拿在手裡翻閱的樣子…

跡部在不遠處的茶几上找到他想找的寫真集,帶些好奇的跡部翻起寫真集的內頁觀賞。

裡面不乏一些為女性粉絲服務性質的照片,這張上身半裸的照片就是張很好的證明。

這傢伙前陣子這麼勤於健身就是為了這個?腹肌的線條還滿明顯,可見有練出成果。

就是一般明星的寫真集,有不少張照片是在海邊取景的,海風將薄衫外套的衣襬高高的吹起,忍足望著遠方地平線的雙瞳有些失焦。

跡部快速的瀏覽過去,視線最後停在末頁的跨頁圖上,那應該是偷拍吧?那是在機場的候機室,忍足坐在大片窗戶的第一排位置,懷裡抱了個以忍足為模型的Q版的娃娃抱枕。

問他大爺為什麼會知道?

因為那是他大爺送的。

正確來說是忍足強迫他送的。

凡是正常人都會有些怪癖,忍足亦然,他最大的毛病就是有很嚴重的認、床、症。

他一直不知道忍足的這個毛病,畢竟兩個人出去旅遊時也不見忍足睡不著覺,後來知道是因為忍足出外拍為期兩週的戲,忍足在忍了一個禮拜後終於受不了了。

三更半夜打電話吵醒已經熟睡的他,他想他這輩子很難忘掉那天的事。

「喂,你三更半夜不睡覺在做什麼?!」睡得正熟卻被吵醒跡部將手機放在枕邊連眼睛也沒張開。

「小景…」

對方可憐兮兮的語氣讓跡部難得的擔心了起來,「怎麼回事?」

「我睡不著…」忍足躺在床上眼睛睜的大大的,可是仔細看他的雙眼已經佈滿血絲。

睡不著?!睡不著就來吵他?!跡部差點想掛掉電話,「幹嘛睡不著?」

對方那邊傳來靜默。

「喂!」他出聲喚。

「嗚~我會認床啦~」電話那頭的忍足終於說出口。

「啊嗯?」跡部發出不解的聲音,「你騙鬼啊?你跟本大爺出去玩的時候哪會認床?!」他提出反駁。

「那是…那是因為有小景給我抱啊…」

這傢伙在害羞什麼啊?平常說著那些肉麻到會讓人頭皮發麻的話都說的這麼順暢,現在是在結巴什麼?「你去吞顆安眠藥吧~」

「五點就要去拍攝了,現在吃會睡死的。」忍足有氣無力的說,他總感覺靈魂跟身體好像快要分家了。

受不了的瞄了下時鐘,現在凌晨四點半,他也只剩下半個小時,「你這樣多久了?」

「什麼?」神智不清的忍足聽不懂的問。

「我說你這樣睡不著幾天了?」跡部再度問。

「一個禮拜…小景,我好想你喔~」忍足在另一頭訴說。

「你可以起床了,刷牙洗臉換衣服,然後就可以上工了。」跡部感到沉重的眼皮再度沉下。

嗚~小景都不安慰他,「好吧…小景,你繼續睡吧。」忍足切斷了通訊。

忍足在那之後回家昏睡了兩三天有吧?跡部想來有些好笑。

在那之後,忍足吵著央求他做抱枕,他本來想買一個來了事,誰知道忍足意外的纏人非要他大爺親手做不可。

在衡量了半天後,跡部決定自己動手做,否則下次睡得正熟又被吵醒,他也是會生氣的。

拗不過忍足,跡部拿著買來的布料以忍足的外貌為模型做了個忍足抱枕,忍足幫那抱枕取了個名字叫小忍,從此以後凡是需要在外頭過夜的工作,忍足都會帶著小忍,換言之小忍陪著忍足走遍外地隨著他東征西討。

想想還真的很好笑,這麼大個人竟然還會認床…

放在口袋的手機持續震動,跡部接起手機,「喂。」

「小景~~~~」那邊傳來鬼哭狼嚎。

跡部側過頭將手機拿遠了些,「那麼大聲做什麼?!」

「小景…小景…」忍足抽泣的喚。

跡部嘆氣,「又怎麼了?」叫的這麼悽慘是天要垮了還是怎樣?

「小忍…小忍的頭髮掉了!」忍足叫著。

啊嗯?「掉了就掉了啊…」叫那麼大聲幹嘛?

「什麼掉了就掉了?這樣小忍就變成禿頭了。」手裡握著小忍用來當作頭髮的藍色布塊,忍足很哀傷的說。

禿頭?因為想到那畫面,跡部忍不住的笑了,「那正好啊,反正你老了也會禿頭嘛~小忍只是比你早一步而已。」

「小景…」忍足繼續抱怨,「我才沒有禿頭。」他才年近三十,離禿頭還很遠好不好。

「好啦~把頭髮留著,你回來再幫你補啦~」跡部盡力的忍住大笑的衝動。

「真的?」忍足的雙眼亮了起來,「一定喔~」他不要小忍禿頭。

「嗯。」跡部大方的應予,「怎麼抱著禿頭的小忍你還睡不著嗎?」跡部笑著調侃。

「小景好壞心,小忍很可憐耶~」忍足埋怨,「小景,你晚餐有沒有吃?」忍足忽然認真的問。

「吃了啦。」跡部回答。

「都吃完了嗎?」忍足繼續問。

「吃完了。」愛擔心的傢伙。

忍足瞄向朝他招手的工作人員,「小景,輪到我上工了,我晚點再打給你喔~」

「嗯。」跡部掛了電話。

真不知道那些影迷要是知道他們的大明星其實是個會認床而且沒抱枕就會睡不著的男人會是怎樣好笑的表情…




END
--------------------------------------
希望若會喜歡這篇文啦~~~

是說我覺得禿頭滿好笑的~(笑)

搬自鮮網
完稿於2009/02/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