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三年無數次的失敗洗禮,跡部總算在高中畢業前夕成功拐到手塚答應大學跟他同住學校外的公寓。

今天,正是兩位前部長的喬遷之喜。

一向早起的手塚推著身邊的跡部,「跡部,起床。」

床上的跡部大爺隨口說了一句模模糊糊的本大爺好睏就翻身繼續睡懶覺。

手塚無奈的望著床上睡的舒服的傢伙,他睏什麼?他大少爺昨天可什麼都沒做,既沒搬行李,也沒幫忙收拾東西,所有的雜事還不是他一手包辦。

拉開有些氾黃的窗簾,手塚讓刺眼的陽光灑落在他們國王尺寸的大床上,當然,這張床是依著跡部的喜好買來的。

感受到光亮,跡部抱著暖哄哄的棉被再翻身,看跡部睡的這麼熟,手塚也只好放棄叫醒他,直接去廚房準備早餐。

約好的,伙食費跡部付,他則負責做出兩人的三餐,但是他習慣和式,跡部喜愛西式,所以他們只好一三五吃和式,二四六吃西式,星期天則是隨兩人心情決定。

今天星期六,照例是西式,不擅西式料理的手塚理所當然的選了最簡單的三明治。

俐落的將白吐司切成適當的大小邊將材料放上,手塚隨手泡了兩杯跡部愛喝的高級紅茶。

一直到手塚將早餐放到餐桌上跡部都沒出現,手塚只好再回房叫跡部大爺起床。

跡部會賴床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工作太累,另一種則是...在撒嬌。

跡部大爺會撒嬌,不可思議?!他剛開始也這麼覺得,當然那個好強的跡部也不會承認,跡部的反應大概就是本大爺怎麼可能做那種事。

微偏了頭,手塚不禁想也許該說是慾求不滿來的貼切些。

這幾天,跡部也不忙,昨天更是沒做半點事,所以不可能是第一個可能,那就只剩第二可能...慾求不滿。

趴在床上手裡抱著一團棉被,跡部其實已經醒了,但是大爺懶得下床,非要親親愛人來叫,聽到走廊傳來的腳步聲,跡部閉著眼裝睡。

注視趴在床上的跡部,手塚注意到那跳動的漂亮睫毛,挑起好看的眉,手塚坐在床邊,一個低頭就給跡部一個熱情的法式早安吻。

跡部總算心甘情願的半撐起身,剛睡醒的眼裡帶些迷濛的深遂,確定了手塚的位置,乾脆鬆手讓手塚接收他上半身的重量,「一大早就沉醉在本大爺的美貌裡,啊嗯?」

手塚忽略跡部的問話,半抱著跡部,左手拍著跡部的臉頰,「早餐好了,快起來。」說著就半拖半拉的將跡部拉離舒適的大床。

十五分鐘後,跡部已經神清氣爽的站在手塚面前,拉開椅子坐下,隨手拿起桌上放著的今天的報紙,左手端著仍在冒煙的紅茶享用今天的早餐。

手塚專心的吃著早餐,從他的角度剛好看到跡部臉龐的側寫,鐵灰色的頭髮閃耀著光澤,一如主人般的耀眼。

外面的天氣很好,早晨的兩人共進早餐,日子平和溫馨...





END
--------------------------------------------------------------
唉,光看鑑閱數就知道我的忍跡文真的沒人看(哭)。
不管(←耍無賴),就算沒人看,我還是會貼完...(笑)
告訴我一下,大家為什麼對忍跡文這麼冷淡嘛?寫的不好嗎?
端上一篇塚跡文,是篇舊文,被我翻出來了(笑)
看完了嗎?那就到會客室聊聊吧(笑)

 

以上搬自鮮網
完稿於2006/03/2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