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對決的結果是青學邁進準決賽,青學正選正討論說要去河村家的壽司店大肆慶祝。

低沉的嗓音從眾人的後方傳來,「你們去吧,我還有事。」手塚語調平靜的宣佈。

大家看向開口說話的部長,「咦?手塚不去喵?」菊丸驚訝的問。

「還有點事,」手塚冷靜的回答,「你們去吧,別待到太晚。」

「喵,那,bye bye 手塚。」菊丸拉著越前和不二往壽司店進攻,壽司~壽司~

「我們先走了。」大石朝手塚揮揮手,河村也說了聲再見。

手塚看他們離去,腳跟一轉往回家的另個方向走,那個不知道還在不在?

手塚憑著記憶來到印象中的商店,透過玻璃窗,看見那個還在,手塚鬆了口氣走進店內。

踏出商店時,手塚看了眼腕上的手錶,手塚加快了腳步往跡部家去,今天的比賽不說,他知道跡部最近覺得被冷落了,畢竟除了今天,他們這一整個月都沒見到面...



不爽!

跡部的心情在傍晚恢復意識時看到手機上並沒有留言或未接來電時盪到谷底。

輸球,不可饒恕!他大爺竟然敗給小鬼?!

剃髮,死小鬼東剃一束西剪一束,把他大爺的頭髮搞成什麼鬼樣子,還不如一次剃光算了,反正他大爺不管怎麼看都是完美的毫無破綻。

最可惡的是...

手塚那傢伙竟然什麼都沒表示,好歹打個電話過來關心他大爺吧?!

加快了跑步機的速度,跡部發洩般的在跑步機上狂奔減不去的怒火...



手塚抵達跡部家時被管家告知跡部在健身房裡,聽到這話的手塚一點都不訝異,以跡部的個性一定是馬上展開訓練,輸掉比賽只會讓跡部的鬥志燃燒而已。

手塚邊走邊想的來到了跡部家的健身房,推開了健身房的門,手塚一眼就看到劇烈跑步中的跡部,上前關掉了跑步機,「你今天的運動量超過了。」

跡部這時才注意到健身房裡多了個人,「啊嗯?你來幹嘛?」哼,這整個月都不見他人影,每次邀約都被拒絕,這時候來做什麼?

手塚沒理會跡部抱怨般的話語,隨手拉了張椅子,「過來坐下。」健身房裡四面都是鏡子,手塚將椅子面對其中一面。

一貫式的命令口吻,聽在跡部的耳裡更是不舒服,叫本大爺過去,本大爺偏不,跡部故意的回瞪著手塚,腳步更是一動都不動。

一分鐘過後...

和平常一樣,跡部敗在那雙茶色的眼瞳中,尤其是當那茶色眼眸散發著溫柔的目光,被蠱惑的跡部最終還是乖乖的坐到手塚為他準備的位置上,不甘心的問:「你要做什麼?」

手塚拿了跡部掛在跑步機上的毛巾鋪在跡部的身上,從背包裡拿出剪髮用的剪刀,伸手撥了撥跡部亂七八糟的頭髮。

看到剪刀,跡部也知道手塚是要幫他剪頭髮了,不發一語的看著手塚專注的神情,跡部看著手塚一刀一刀的替他修剪出新髮型,他都不知道手塚還會理髮。

沒多久,跡部的新髮型隆重登場,對著鏡子照了正面和側面,然後自己下了評語,「沉醉在本大爺的美貌下。」

忽略跡部的自戀評語,手塚收起跡部身上的毛巾,「去換套衣服,我在大門口等你。」

「等本大爺十五分鐘。」跡部走進與健身房相連的淋浴間。

十五分鐘後,跡部換好了衣服,出現在手塚的面前,「走了。」



兩個人安靜的在昏暗的天空下並肩行走,直到一對牽著手的情侶和兩人擦身而過吸引了跡部的目光。

注意到情侶牽手的親暱模樣,跡部盯著走在他右側自家戀人的左手,手塚一向不在人前做親密的舉動,但是,今天他大爺心情不好,所以手塚得順著他,跡部為自己的行為想好了理由後,自動伸出右手握住手塚的左手。

感受到左手傳來的溫度,手塚側過頭望向跡部,跡部回了個挑釁般的眼神,像是在說要是敢甩開試試看,手塚平淡的挑眉鬆開了手...

跡部吸了口氣正要大聲開罵時卻又感到右手臂手塚十指交扣般的握住,那是比牽手更親密的情人式握法,跡部吞下到口的話,微張了嘴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可是跡部唇邊的笑逗留了很久...

手塚一直都知道跡部很希望他這麼做,不過因為自己的個性,他很少會在公共場合做出親暱的舉止,但是,今天不同...

走了段路,跡部才發現他們的目的地是夏日的祭典,一向喜愛安靜的手塚為什麼會忽然選擇人多的地方約會?

當跡部問手塚為什麼選擇這裡時,手塚只是淡淡的回答因為你沒來過。

的確,他從來參加過任何祭典,只是手塚今天很奇怪,對他好過頭了點,就算今天破天荒的輸了比賽,可是手塚的異常溫柔更令他懷疑...

望向不遠處正在排隊的手塚,跡部開始猜想手塚今天反常的原因,幾天前,冰帝的 花花公子忍足好像說過戀人會在一夕間變得特別好,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做了對不起你的事,二是另結新歡想跟你分手前的最後溫柔。

打死他也不相信一板一眼的手塚會做出什麼對不起他的事,那只剩下第二個可能,想分手,不會吧?

手塚也會想要個溫柔的戀人?!

跡部當然也知道自己跟溫柔連邊都沾不上,可是除了缺乏溫柔這點,他大爺有什麼不好?要錢有錢,要才有才,要美貌有美貌,標準的要什麼有什麼,手塚有什麼好嫌棄的?

思緒突然被出現在眼前的一串巧克力草莓打斷,眨了眨眼回神,跡部看到手塚拿著一串巧克力草莓在他面前晃著。

「跡部?」手塚看著發呆中的跡部,發呆中的跡部看起來意外的...可愛。

「啊嗯?」跡部接過被巧克力包裹住的紅色草莓,張嘴咬了一口,甜甜的巧克力加上酸酸的草莓配合的剛剛好,只是跡部心不在焉。

注意到跡部的分神,「你累了是嗎?要回去了嗎?」手塚體貼的問,擔心跡部的身體。

正在思考中的跡部聽到問話反射性的搖頭,「沒有,繼續逛。」開什麼玩笑,他才不想回去,難得一起出來的機會。

「累了再告訴我。」手塚主動的牽起跡部的手,跡部皺眉,真是太奇怪了。

走在前頭的手塚拉著跡部走著並沒有注意到跡部擰緊的眉心,跡部瞪著兩個人交握的手開始不安了起來。

真的是最後的溫柔嗎?

發現跡部的步伐越來越慢時,手塚回過頭看了眼跡部,然後略微低下頭,「這裡,沾到了。」舔了舔跡部唇邊沾到的巧克力。 

手塚突兀的親暱舉動,跡部愣在當場,這種溫柔舉動根本就不是手塚這座冰山該有的反應,他越溫柔,跡部越不安,手塚該不是認真的想分手吧?

之後的閒逛,跡部都處在神遊狀態,忐忑的心在被手塚拉上摩天輪後升到最高點,這算什麼?!最後的回憶?!

跡部一語不發的瞪著摩天輪外的夜景,「跡部?怎麼了?」手塚注意到跡部緊繃的表情,之前不是還好好的,怎麼轉眼突然不開心了?

跡部甩甩頭,「別演了,你不是想分手嗎?不需要裝成捨不得的模樣。」跡部的表情變得很冷淡,分手就分手,他大爺難不成還會死扒著他不放?!

分手?!「好好的,我為什麼要分手?」手塚直直的看進跡部水藍色的倔強眼眸,伸手將跡部勾進懷裡。

聽到手塚的回答,「那是為了什麼?你今天很奇怪。」跡部鬆了口氣,難不成手塚真的做了對不起他的事?跡部扒著頭髮,到底是怎樣?

手塚看著跡部許久,只看見跡部一臉的茫然,小聲的嘆了口氣,「你忘了?」雖然早就猜想到跡部可能忘了,被證實了他還是有點小失望。

忘了什麼?跡部完全處在狀況外,一點都不懂手塚的問話。

從口袋裡掏出準備好的東西,手塚拉來了跡部的左手將個閃閃發亮的東西套在他的無名指上。

跡部怔然的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那個金色戒指,這不是他們上次去逛街時看到的對戒其中的一只嗎?

那時他也不過是多看了眼那對戒指,沒想到手塚竟然細心的注意到了。

「交往一週年的禮物。」手塚溫柔的解釋,「你怎麼會以為我要跟你分手?」跡部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

還不是忍足那渾蛋誤導他,說什麼戀人會變得異常溫柔一定是因為想分手。

聽到手塚的解釋,跡部頓時恍然大悟,原來今天是交往一週年的紀念,他真的完全忘了。

跡部懊惱的表情盡收入手塚的眼底,沒有因為跡部的遺忘而生氣,茶色的眼瞳漾滿了無限寵溺。

「另外一只呢?」跡部問,那時看到的還有一個銀色的戒指,跡部摸著手塚的外套口袋,從裡面拿出另只戒指,抓著手塚的手也為他套上那只戒指。

「你這陣子去打工了?」他知道手塚不會為了這種事花家裡的錢,肯定是去打工了,所以最近才會這麼忙。

這陣子還抱怨被手塚冷落,沒想到手塚是在準備禮物,想到自己竟然徹底忘了,跡部自己生著悶氣。

沒有正面回答跡部的問題,他的目的只是想看跡部開心的表情,「喜歡嗎?」手塚拉來跡部的左手,兩個人的左手上的戒指在燈光下閃耀。

跡部看著兩人交握的手,「嗯,謝謝。」越看越滿意,發現戒指上不順的痕跡,這?!

注意到戒面上的刻痕,跡部將手上的戒指湊近仔細的端詳。

K&K?

Kunimitsu & Keigo.....

想通了縮寫的意思,跡部揚起一貫的華麗飛揚笑容,手塚凝視著戀人側臉的弧度...

外面的美麗夜景在這一刻相形失色,就是這個!

他一直最想看的就是跡部始終自信的耀眼笑容...





END
-------------------------------------------------------------

寫一寫到了最後有點不知所謂,本來很想按下刪除鍵的...
想寫手塚很溫柔(←因為朋友每次都罵我把手塚寫的呆呆的),好啦,手塚很溫柔,小景反而沒那麼出色了...XD~
本來想說分成兩段,然後可以分兩天貼(←可是太懶了,乾脆全部貼上來),很想重寫,可是都已經貼上來了,重寫大概不會有人看吧(笑)
會客室好空啊...不要不理我嘛~~留言啦!!!

 

以上搬自鮮網
完稿於2006/04/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