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悶...

 

鬱悶已經不能用來形容此刻跡部的心情,趴在水藍色的單人床上盯著外面的傾盆大雨跡部就有說不出的悶氣。

 

難得的週末就這樣泡湯了,本來約好要去釣魚的,可是雨下的這麼大,魚說不定都淹死了...

 

跡部探了口氣,因為剛剛自己的幼稚念頭,氣象報告說一整個週末都會下著這樣的大雨,意思是這幾天都不用想出去約會了...

 

淋完浴從浴室出來的手塚脖子上掛著毛巾,濕潤的髮絲上有不停滴落的水滴,床上沒發現他的出現的跡部還在不斷嘆息,手塚忽然很想笑,因為跡部現在的模樣就好像一個失望的小孩因為下了雨不能出去玩而在一旁唉聲嘆氣。

 

一直到手塚坐下,跡部才發現手塚已經沖完澡了,「你的家人呢,啊嗯?」他很少會來手塚家,怎麼難得來一次卻沒看到他的家人?

 

「他們出國玩了。」手塚回答,跡部坐起身隨手抓過手塚脖子上的毛巾替他擦拭頭髮。

 

是在交往後跡部才發現平時嚴謹的手塚也會有偶爾散漫的時候,例如現在洗完頭後卻不直接吹乾頭髮,反而放任水滴染濕頸上的毛巾。

 

只是跡部不知道的是這是手塚的刻意,手塚挺喜歡享受跡部偶爾的服務,平時多半都是他在照料跡部的生活,難得跡部會反過來照料他,這種感覺很新鮮也很讓他眷戀...

 

戀人的溫度帶有神奇的魔力,跡部的手指穿過手塚還是略濕的茶色髮絲,這讓忙了一個星期的手塚舒服的想放鬆,不過,正事還是要先辦妥。

 

「這個週末住我這?」

 

低沉平板的聲調讓跡部揚起眉,喔?冰山會邀他大爺過夜?這還真是稀奇...

 

揚著慣性的華麗微笑,「太久不見,你很想本大爺?」這座冰山的情話很少,只是大爺也會有想聽的時候。

 

手塚看了下跡部,「似乎是你比較想我...」話裡暗指是跡部跑來看他,所以比起來是跡部挨不住想念多些...

 

沒聽到想聽的話,跡部哼了聲,「那本大爺今晚不留下就是了。」說完,跡部有些後悔,可以跟手塚共度週末可不是每個禮拜都有的機會...

 

戀人的心思手塚早已摸的一清二楚,手塚忽然的將跡部壓倒,然後將跡部困在他的雙臂中間,一個傾身低下頭略過跡部的唇轉而偷襲向跡部的耳朵後方。

 

會偷襲耳朵後方當然是有原因的,自從某次被手塚發現他的耳朵很怕癢後,手塚有事沒事就愛找他大爺耳朵的麻煩,不過,他知道手塚是在介意他剛剛隨口說的今晚不留下的話,真是個不坦率的傢伙...

 

推開了手塚,跡部摀著耳朵預防手塚的下波攻擊,「本大爺留下就是了。」爲了保護自己可憐的耳朵再遭受非人道的待遇,跡部不得不收回前言。

 

手塚揚起嘴角像是這一切都是他算計好的,但是跡部還不知道的是這只是手塚暫時的撤退。

 

眼見成功的阻止了手塚的攻勢,跡部連忙說:「本大爺肚子餓了,今晚吃什麼?」

 

「待會就知道了。」手塚留下了謎題,轉身往自家的廚房走去。

 

床上的跡部一個翻身下床,整了整凌亂的衣服和頭髮,這有什麼好神秘的?跡部跟著手塚進了廚房,當然手塚也不會指望跡部來幫忙。

 

跡部湊近一看,一抹訝異閃過眼中,又看了看正忙著切豆腐的手塚,「你淋雨就爲了去買這個?」

 

稍早接到跡部說要過來的電話後,手塚想起幾天前跡部提起想要吃中國菜的念頭,於是拿了錢包就往最近的超市去買菜,沒想到回來的時候竟然下起了大雨,所以他才會淋的一身濕回來。

 

手塚沒有回答跡部的問題,「桌上有茶,先去喝。」

 

跡部知道手塚已經間接性的回答了他的問題,跡部有些無言,手塚淋雨就爲了他大爺那句漫不經心甚至可以稱之為玩笑的一句話?!

 

 

跡部走到了客廳的桌前,跪坐在和式的坐墊前,端起茶杯聞了下,這不是?!

 

他還以為手塚會端上他家慣喝的傳統綠茶,沒想到是他大爺愛喝的紅茶,一定也是剛剛才買的吧?!

 

嘴角淡淡的勾起,跡部捧著茶杯品嘗杯裡的紅茶,聆聽著外面密集敲打的雨聲,突然有種感觸...

 

其實,雨天也不壞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