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手塚,為什麼你這麼喜歡那個茶杯啊?」跡部有些不解,雖然說那個茶杯是他大爺送的,可是都這麼多年了,也沒見手塚有淘汰那個茶杯的打算。

 

正坐在電腦前的手塚看了眼同居人,又看了看自己左手邊的茶杯,那是因為這個茶杯才讓他發現...

 

 

 

十年前...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日子,又到了青學那座冰山的生日,今年該送什麼好呢?

 

跡部邊坐在辦公桌前邊轉著手中的鋼筆,視線很自然的落在他手中的鋼筆上,這是他幾天前收到的生日禮物,送禮人就是那座號稱萬年不融的手塚冰山。

 

自從幾年前他大爺邀過手塚到他大爺的生日派對後,每年的十月四日他大爺就會收到來自手塚的生日禮物,即使有時不能參加他大爺每年的生日派對,可是手塚總會親自在當天送來他的禮物。

 

每年,手塚的禮物都很合他大爺的美學,盯著手中以黑色為底色,上面刻著細緻金色雕刻的鋼筆,跡部不禁想這個從中學時期他視之為唯一能與他大爺並駕齊驅的對手真的很了解他大爺的喜好。

 

今年到底要送什麼給手塚好呢?!

 

跡部難得的陷入困境,能送的前幾年都送過了,那個冰山又總是一副什麼都不缺的模樣,真是麻煩...

 

拋下手中的鋼筆,跡部決定出去晃晃,找尋一點靈感?!

 

十月的日子有點冷,連吐出來的氣都是白濛濛的,跡部拉了拉頸上的圍巾,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大爺認真的為手塚挑起禮物來了?

 

認識的日子邁向第六年,他們是什麼關係?同學?朋友?對手?

 

這個問題他大爺還真的沒仔細想過,第一次聽到手塚這個名字後,他對這個人就莫名的執著了起來,接下來的關東大賽更是讓他大爺印象深刻,那個總是冷漠的傢伙竟然是一座火山,也許從那時候起,他就無法不去在意手塚的一舉一動。

 

即使是手塚遠在德國的日子,只因為手塚的幾句話,他大爺破天荒的陪青學的練習,或許只是罪惡感吧?!總覺得手塚必須到德國治療這件事,他大爺也該付上一些責任。

 

其實上了高中後,不管是他或手塚都沒有繼續打網球了,但是他們的聯絡卻沒有斷,反而還是跟以往一樣,考進了同所大學後,兩個人的交集次數反而更勝從前。

 

眼尾的一瞄,恰巧瞄見了一家瓷器店,跡部停下腳步轉了彎踏進那家店,店面有些小可是展示台上卻擺滿了瓷器,紅色、藍色、綠色、青色、紫色、棕色、黑色和各式各樣的瓷器琳瑯滿目的堆在架上。

 

跡部的目光卻停留在最角落處的一個茶杯上,那是一個茶色的茶杯,顏色就跟手塚的髮色一樣,拿起來端詳了下,這個茶杯似乎被擱放在角落處很久了,竟然已經染上薄薄的一層灰,可是跡部卻覺得這個茶杯的光輝並沒有被覆蓋的灰塵給掩蓋。

 

茶杯的樣式簡單流暢,杯上凸起的圖案則是一株梅花,拇指推過了突起的花紋,就是這個了!

 

跡部就是覺得這個茶杯很適合手塚使用,拿著茶杯手塚拿去結帳,順道要店員替他打上絲帶包裝好。

 

店員在邊包裝的同時邊笑容滿面的跟跡部聊著,「之前也有一位先生看中這個茶杯呢~」之前那位先生長的很帥,所以她記得很清楚。

 

搶到了理想禮物跡部拎著袋子踏出門走在回家的路上。

 

 

 

 

手塚有些急促的走進店內,目光很快速的掃向角落處,但是空蕩蕩的角落他沒有看到那個他想看到的東西。

 

注意到他的店員親切的走了過來,「先生,你在找之前的那個茶杯嗎?」

 

手塚沉默的點點頭,前幾天他適巧經過這家店,意外的發現了一個他很喜歡的茶杯,可是那天出來慢跑的他卻沒有帶錢包,於是那時並沒有買下,今天他特地抽空繞了過來就是為了來買那個茶杯。

 

「很抱歉欸,剛剛另外一位先生買走了。」店員揚起抱歉的笑容。

 

這樣啊?手塚低聲的道了謝,有些失望的離開了瓷器店。

 

另一邊,跡部拎著禮物繞到了手塚家,沒想到卻從手塚的母親那裡聽到手塚不久前才出門了。

 

「你要不要待一下在走呢?國光他應該快回來了。」曾經見過跡部幾次的手塚媽媽很熱情的拉著跡部進屋。

 

被拉進屋子裡的跡部安靜的待在和室裡等候,這也不是他大爺第一次到手塚家,不過之前來的時候手塚都在家。

 

幸運的是手塚在不到十分鐘後就回來了,「國光,跡部來了喔。」手塚媽媽溫柔的說。

 

跡部?!手塚點點頭往跡部所處的和室走去,「跡部。」手塚出聲打了招呼。

 

聽到聲音的跡部抬頭眉毛微微上抬,「你可終於回來了。」竟然讓他大爺等這麼久。

 

手塚當然知道跡部這個大少爺很沒有等人的耐性,不過想一想跡部也沒說他要來啊...

 

「這個。」跡部將袋子扔給手塚。

 

手塚有些疑惑的望著跡部,跡部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你的生日禮物。」

 

喔...

 

手塚的嘴角上揚零點三度,「謝謝。」從紙袋裡拿出被包裝好的禮物,手塚在跡部的催促下拆開了禮物。

 

看到跡部的禮物,手塚愣了一下,這不是那個他很想要的茶杯嗎?原來之前買走茶杯的人是跡部。

 

雖然不知道手塚在想什麼,可是跡部還是感覺到手塚對他大爺送的禮物非常滿意,這也是當然的,畢竟是他大爺親自挑的。

 

手塚摸著手中的茶杯,又看了看跡部,對於這個似朋友又似對手的人,手塚第一次對他產生了混沌的感覺...

 

有些什麼形容不出的感覺在茗芽,只是此時的他還解釋不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