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天亮,床上的人側了身從沉沉的睡眠中醒來,渙散惺忪的睡眼緩緩的睜開,漂亮深邃的雙瞳漸漸變得清明散發出如寶石般的光澤,慵懶的坐直起身,跡部左右來回轉動著有些僵硬的後頸。

這張床真是睡了再多天也無法習慣,選拔隊宿舍的床品質有夠差,在腦中進行完今天的抱怨,跡部翻身下床。

離用餐時間也還早,雖然今天中午有場比賽,但還是起來去活動下筋骨好消磨下時間。

跡部一邊換下睡衣一邊考慮著要做什麼運動,昨天早上是晨跑,今天天氣好像很熱還是換一項吧...

這個時間健身室也還沒開放,那只能去晨泳了。穿著運動衣和泳褲,跡部來到空無一人的泳池。

偌大的室內泳池是依照比賽規格建製的,水藍色的池水飄來泳池獨有的消毒水氣味,跡部在泳池旁做著伸展操。

全國大賽中敗給青學後,冰帝網球部交給日吉管理,他也在完成部長交接事宜之後就引退了。

雖然不知道教練讓他們國中生對打的目的是什麼,可是今天的比賽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那是宛若人魚般優雅的泳姿。

沒想到會有人比他更早來游泳的手塚站在入口處凝望著在水裡悠然自得的人。

水底下的那人即使他不戴眼鏡也不會錯認,矯健的在水裡悠遊的跡部似乎很享受。

國中的這三年,他幾乎將所有的精力全數投注在網球上,和跡部的相遇也是因為網球而結下的緣份,卻不知從何時起,這個人的重要度遠遠凌駕於網球之上。

等他察覺時,他的目光早已離不開那人華麗的身影。

游完五百公尺的跡部從水面下探出頭,也注意到門邊佇立的人,看來手塚也是來晨泳的,跡部雙手撐著池邊躍出泳池。

「早安。」手塚邁開步伐靠近跡部。

跡部只是揚起微笑,果然是個規律的老人,這麼大清早就起來了。

坐在泳池邊的跡部和手塚聊著,「你今天也有比賽吧?」

「嗯,和海堂。」手塚脫下上衣時回答。他記得跡部今天也有比賽。

「引退的感覺如何?」跡部望了眼手塚。全國大賽結束後,手塚應該也引退了。

「很不習慣。」手塚意外的坦承,放學後就直接回家這種體驗還真是三年來的第一次,不過他相信海堂的能力,他可以領導今後的青學網球部。

跡部笑了笑彷彿能夠體會手塚的心情,「不放心?」手塚一副擔心的表情。

「也不是...」只是覺得還有很多東西想傳遞給這些學弟。

跡部站起身轉移話題,「趁時間還早,比一場?」跡部挑釁的問,兩個人一起比較不無聊。

「什麼式?」手塚調整著臉上的蛙鏡。

「蝶式。」跡部挑了個相當耗費體力的泳式。

兩個人在同數到三後,齊聲躍入水中,如蝴蝶舞動著翅膀激起四濺的水花,規律的打水聲恍若在傳遞只有對方能解開的秘密心思。

 

「嗚哇,左邊球場是跡部對日吉,右邊場是手塚對海堂。」

球場上,跡部拉下外套的拉鍊,將外套往空中一拋,「勝者是本大爺!」

日吉望著引退後依舊不改華麗作風的跡部,「已經夠了嗎?跡部部長。」

「啊啊,滿足了。」取得發球權的跡部轉過身往底線走去。

看著那人的背影,日吉調整著球拍的拍線喃喃脫口:「那就請您...讓我以下剋上吧。」

「跡部一上場就使出唐懷瑟發球?!」

日吉揮拍將跡部的發球打了回去,這招他已經看過很多次了。

「1-0,日吉」

另一邊球場的海堂對手塚說:「部長,希望能向你討教,請讓我趁現在學習一下。」

手塚沉默著,左手卻使出了百鍊自得的極限,「拿出你的全力,海堂...」

比賽幾乎是一面倒向手塚,海堂光是防禦就顯得異常吃力。

「手塚果然很強啊。」

「一點都不手下留情啊...」

「他就是這樣的人啦。」

對於使出全力的對手,手塚自然回以全力,他認為這是最基本的態度,更何況他還有非傳達不可的事。

「6-0,手塚。」即使海堂拼命堅持奮戰,比賽卻來到了賽末點。

反觀另個比賽卻是如火如荼的進行中,「6-6,日吉。」

「日吉一直緊追著跡部啊...」

「交換場地。」

在裁判的指令下,雙方各自進行交換場地。途中,手塚和跡部擦身而過時,手塚率先開口,「看來...我們都想著相同的事啊,跡部。」身為部長的使命不僅止是率領部員邁向勝利而已。

瞥了眼手塚,「我們也真是辛苦...」跡部挑高了眉說,「但是,日吉率領的冰帝明年會贏到全國冠軍。」

交錯而過的手塚淡淡卻堅定的反駁,「不,是海堂會帶領青學二連霸。」他們對自己選擇的下屆部長都很有信心啊...

交換完場地,兩邊的纏鬥繼續延燒,「好厲害的持久戰,雙方都互不相讓!」

「28-27,跡部。」

領先一分的跡部很快的被日吉追平,「28-28,日吉。」

「日吉,達成你的以下剋上吧!!」

日吉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往事,他會進入網球部就是因為跡部部長以一年級之姿雄霸冰帝網球部,就連當時三年級的學長們也敗給了跡部部長。

那時他曾經想過要超越這個人,可是隱隱約約間他也察覺到這人是無法超越的。所以說成了以下剋上,即使無法超越也是理所當然的,他自己為自己決定了極限,但是現在不同了,他要將跡部部長打倒,由他取得天下的時刻來臨了...

「海堂,你的網球只是如此而已嗎?」

疲於回擊的海堂發現他的膝蓋已經支撐不住,一個失誤由海堂擊出的球飛向界外。

就在他以為比賽要結束時,手塚卻使出了手塚領域將飛向界外的球吸回場內。

為什麼要這麼做?!手塚部長。

海堂不解的望向手塚,然而手塚卻沒有要解釋的意思。

「真是悲慘,海堂連自己退出都不被允許。」

「手塚正在試著向海堂傳達些什麼。」很了解手塚個性的不二解釋。

部長在耍著他玩嗎?!

怒火在胸口燃燒,「手塚,你這傢伙!!」海堂奮力的使出一記蛇球。

「似乎引出來了...」不二微笑著看著海堂。

海堂的韌性是數一數二的,可惜在他的網球裡總少了一份侵略性,光是擁有不放棄的精神是不夠的,不論是做為選手或是部長...

海堂的蛇球最終敗在手塚的零式下,「Game won by 手塚,7-0。」手塚在這時才鬆了口氣,這樣就是正式的引退了,他已經確實的將部長之位傳承下去。

跪在地上喘息的海堂也在隱約間發現手塚的用意,這個人...

真不愧是他們青學的部長。

 

這邊的比賽壓倒性的結束,另一邊卻還在持續著,「45-45。」

「這場比賽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啊?」

勾起笑容的跡部貌似很滿意的說:「你這傢伙很不擅長的持久戰已經能克服了嘛,日吉。」那個總喊著以下剋上的日吉在這兩年來也有了顯著的成長啊...

「難道說跡部是在對每逢持久戰必敗的日吉做這方面的指導?」始終注意著比賽的忍足總算理解跡部的用意,果然是很像跡部會做的事啊...

日吉這才了解從方才開始感受到的違和感,跡部部長果真沒有使出全力,而是在指導他。

「若,這是給你的餞別禮。可別眨眼的好好看著啊...」跡部迅速的在場上移動,「這就是冰帝學園的網球還有...沉醉在本大爺的美技下!」

跡部一躍向空中,日吉在那一瞬間彷彿聽到週遭傳來熟悉的吶喊聲,「冰帝!冰帝!冰帝!」

「邁向破滅的圓舞曲!」

跡部打出的殺球正中他的右手,喪失握力的他鬆開了球拍,彈向跡部的球再度被跡部以一記殺球結束了比賽。

「47-45,Game won by 跡部。」

「手塚和跡部,他們都是奉行言教不如身教的人啊...」有些話不能只用言語傳遞,這兩人透過網球確實的傳達給這些後繼者們...

尚未從幻聽中回神的日吉沒發現走到他身邊的跡部,直到那人用球拍拍了拍他,「把屬於你的冰帝口號給找出來吧。」

日吉望著跡部燦爛的面容還有那萬年不變的華麗口吻,跟著露出笑容,「是!」珍貴的餞別禮,他收下了。

這個人...

他們冰帝永遠的部長果然是無法被超越的...

 



--------------------------------------
這是看完新網王10-11話後的小花(?)小景一整個煞到我啊!!!小景好帥,小景最高!!!(←小景命復甦)

比起手塚的傳承,小景這邊一整個擄獲我的心啊~~而且小景戲份這麼多真是讓我滿心安慰。這兩話中的小景不管哪一幕都讓我開起無限小花啊~~小景的背影,那腰身...呵呵呵~~手塚和小景的對話也是萌啊~~我最愛的是全場湧起幻聽的那幕(笑),真不愧是小景啊~~最後小景拍日吉和日吉站在一起的畫面也是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尖叫啊!!!

總結,看完這兩話,我滿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