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de和Heart拎著從超市買回來的食材進入一家『Joker & 黑貓』,這家店看起來像個二手店,裡面的東西似乎都有段歷史了,但是說是古董店又好像不太符合。

「歡迎回來。」站在櫃台處的Diamond說,他是一個長的相當清秀的少年,舉手投足間總不自覺的散發高雅的氣質。

「今天晚上吃什麼?」正在打掃的Club期待的問,雖然和Diamond擁有相同的深藍髮色,Club沒有Diamond的優雅,卻有一種慵懶的怡然。

「咖哩~」回答的是Heart。

Spade把買回來的東西拎進廚房一一分類後歸位,在經過Diamond時,Diamond微微皺起眉頭,尾隨在Spade後進入廚房。

「Spade,你們剛剛有在路上碰到什麼嗎?」Diamond認真的問。

「怎麼了?」Spade看向他,「你感應到什麼了嗎?」Spade反問。

「嗯,大部分是忌妒,可是還有說不上來某種更深層的情緒。」Diamond形容,留在Spade身上的線索並不明顯,畢竟情緒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會因為接觸而附著。

「在路上撞到了個女學生,她身後跟了一個不屬於這世界的小男孩。」Spade洗著馬鈴薯。

「我來吧。」Diamond接過清洗馬鈴薯的工作,「小男孩有沒有可能是那女生的親人嗎?」

「不知道,我沒看清楚。」雖然看得到,但是他也只看到那小男孩的背影。

「最近還是小心點好。」Diamond建議。

「嗯。」Spade答應,結束了這話題。

 

 

我想變得和她一樣...

不,我想變得比她更受歡迎...

朋友和敵人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敵人?如果敵人可以消失就好了...

 

「樹里,有你在真是太好了。」導師站在辦公室對身為班長的樹里說。

樹里只是微笑以對接過導師遞來的作業簿,「我先回教室把作業簿還給大家。」樹里關上辦公室的門後迅速回頭,她剛剛感覺到某個逗留在她身上的視線。

回過頭卻沒看到有人在盯著她,走廊上還是其他人來來往往,她大概只是神經過敏吧...

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樹里發現事情並不是她神經過敏,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課上到一半時旁邊的玻璃窗竟然應聲而碎,好在她只受到一些小傷,但是那插進木桌的大片碎玻璃卻讓她看的膽顫心驚。

去體育館搬東西時,懸掛在天花板上的燈竟然斷裂砸在她的腳邊,這些怎麼看都不像是自然意外,到底是怎麼回事?

社團活動結束後她馬上回家,到家的她立刻關上房門,背靠在門板上慢慢滑落跌坐在地上,這時的她才鬆了口氣,那在學校中總是緊迫盯著她的視線總算消失了,果然是學校中的人嗎?

叩!叩!

「樹里?莉奈媽媽打電話找你喔~」

門外傳來的是樹里媽媽的聲音,樹里打開了房門,莉奈媽媽怎麼會打電話給她?「喂。」

「樹里嗎?我們家的小奈有沒有和你在一起?她到現在都還沒回家,打她手機也撥不通。」電話那頭傳來樹里熟悉的溫柔嗓音。

「沒有啊,莉奈沒有跟我在一起。」樹里照實回答。

「這樣啊...她這幾天都很晚才回來,我還以為她是跟你在一起呢...」

樹里愣了一下,每天都很晚才回家,可是一下課莉奈都第一個離開教室的啊...

一個不太好的念頭閃過,莉奈該不會自己跑去那家店了吧?「伯母,我再幫你聯絡看看其他人有沒有見到莉奈。」

「那真是謝謝你了。」莉奈的媽媽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樹里在玄關處套上鞋子,「媽,我出去一下,待會就回來。」不等母親的回答,樹里一個人跑了出去。

莉奈其實很不喜歡來到這條巷子,這裡的氣息有點陰森,拐了個彎,樹里很順利的在Tarot的店門口發現她要找的人,「莉奈?你在這邊做什麼?」

「樹里...敵人,消滅。」莉奈再側過頭時說。

樹里結結實實的被嚇了一跳,莉奈的眼神不正是那個她在學校感到的可怕視線,「莉奈,我是樹理。」那眼神雖然空洞但也隱藏了無限殺機。

莉奈握在手裡的鐵棍,「樹里,敵人,消失最好。」瞄準了樹里的頭部,莉奈用力的揮棒。

樹里險險的躲過,轉身立刻就逃,莉奈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想要她消失?

樹里努力的奔跑,突然慶幸她是田徑社出生的,身後那如影隨形的腳步聲聽來刺耳。

「樹里,你跑不掉的。」聽了好多年的聲音,此刻卻極其陌生。

樹里瞧見一個小通道,側身擠進小通道中希望能為自己爭取多點逃亡時間,「樹里~」莉奈的聲音多了點歡愉,「不要再躲了。」

「為什麼想殺我?」樹里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聲音還可以這麼冷靜,心臟明明飛快的收縮中,腎上腺素大概也破表了,大腦也是一片空白。

「因為我討厭你。」

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卻嚴重的打擊到了樹里,她們不是朋友嗎?

「你不該存在的,少了你大家就會注意到我。」莉奈的聲音也和往常無異。

竄出了小通道,樹里再次拔腿狂奔,轉頭看了看左右兩方,樹里轉向右方那微弱光芒的所在。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angyui 的頭像
shuangyui

懸の幻想帝國

shuang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